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忠厚传家远,吟低意不尽——读曹可凡《蠡园惊梦》

2015-2-11 9:05:00 阅读3401 评论17 112015/02 Feb11

 云程、曹启东、王健民、曹可凡……这一长串为蠡园增光添彩的赫赫名单,足以向我们说明或传递什么。对此,可凡兄用全书中最朴素的语言说:“到了我们这一辈,虽不像祖辈那样驰骋于商场,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但血脉中终究有着‘忠厚传家远’的基因,即便是一份平平常常的工作,也都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 忠厚二字,道义简单得几乎人人都能明白,但真正能领悟者有几人?不论世情变幻,沧桑流转,忠厚永是立足的法宝,是成就大事业的根基。这道理其实并不复杂,抱朴守拙的道家,在两千年前早已讲透个中况味,只是我们不愿用心去感受那浅酌低吟余意不尽的妙处。《蠡园》一书,或许可以让你暂时停下大踏步前行的脚步,静心思考一些亘古不变的人生常理、常数。这也是一本书应有的价值。我看了这本书,自觉到这些年做的一些羞愧事,决意回头。所以,我很珍重这本书。

作者  | 2015-2-11 9:05:00 | 阅读(3401) |评论(17) | 阅读全文>>

致曾宓老先生

2015-1-14 8:42:00 阅读3354 评论2 142015/01 Jan14

乐,时而又像个威严寡语的老者,问而不答,思而不语,威默如天外来客。两个形象背道而驰,却殊途同归,一起驶向艺术的深海。 3.曾老今年虚岁八十,这个年纪总会有些器官出毛病。曾老是幸运的,毛病出在一个可以出毛病的器官上:耳朵。他的听力像一朵睡莲,一半在水上,一半在水下,睡了。一位作家,博尔赫斯,在不到六十岁时双目失明,为此他说:上帝对我不公平,我应该失去的是耳朵,而不是眼睛。他还说:人世太吵闹,对一个老人来说,最需要安静,失去耳朵,会听到更多上帝的声音。就是说,人老了,听力入睡是件好事,可以提前和上帝交谈。 4.在谋面之前,我还与曾老有一次“邂逅”。那应该是2010年

作者  | 2015-1-14 8:42:00 | 阅读(3354) |评论(2) | 阅读全文>>

我喜欢的五本当代中文英译小说

2015-1-6 9:09:00 阅读3514 评论7 62015/01 Jan6

弥新。小说写吃饭、下棋、劳作、念书等世俗生活,将中国世俗小说淘洗到清澈之境,却不避特殊时代的隐痛。在同时代作家中,阿城的控诉和批判是最隐匿也是最深刻的。阿城的“三王”是无法被归类和衍生的奇葩,他们只属于阿城一个人。阿城是中国当代作家中少有的能够洞悉中国文化以及中国人“生”和“活”的智者。 5、阎连科的《丁庄梦》:以严苛的文学之尺比量《丁庄梦》可以挑剔的地方不少,但这部小说至少有两个方面是令人尊敬的:一是作家应该有社会的良心;二是

作者  | 2015-1-6 9:09:00 | 阅读(3514) |评论(7) | 阅读全文>>

俗世里的精神坚守

2014-12-31 8:48:00 阅读3989 评论9 312014/12 Dec31

历史上,小说的地位不高,是“三言二拍”,是“弄堂里的故事”,是“引车卖浆者流的话”。出身卑微,是因为它“从俗世中来”。确实,小说是通过描写人的俗世生活,家长里短,爱恨情仇,男欢女爱,炎凉世态等等,来展现人类活着的状态,以及复杂的精神世界的。这注定小说家要备具一颗世俗的心,对俗世生活保有常人鲜有的敏感和热情。只有这样,才能写好生活中那些世俗的人,琐细的事,乃至微妙的情。所以,小说固然要从“小处”着眼,要说小事,要从“生活源头”下手,从一个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所思所想、喜怒哀乐、嬉笑怒骂这样日常的生活起头。 好的小说家,从来不是抽象地写一种生活,而是要照着熟悉

作者  | 2014-12-31 8:48:00 | 阅读(3989) |评论(9) | 阅读全文>>

桑巴风声之26:昨日重现

2014-7-22 9:22:00 阅读1552 评论3 222014/07 July22

你,海边古老的城, 萦系着我万缕思情。 充满活力的青春啊, 对这块宝地一片情深。 ——特奥多·施托姆 在我年轻、健康、快活的20多岁,马拉多纳的唯我独尊与马特乌斯的无所不能之间那冰与火,魔法与铁血,天赋与尊严的梦幻对决,几乎是世界杯的全部。壮士暮年的济科,曾经沧海的普拉蒂尼,如日中天的荷兰三剑客,进球如麻的莱因克尔,还有初出茅庐的罗伯特·巴乔……这些永载史册的名字,不朽的传奇,都无法冒犯阿德大战铿锵热烈的主旋律。足球所有的色彩被牢牢攥紧在了英雄的手里:妙到毫巅的技巧,尽善尽美的艺术,宁死不倒的战旗,斑斓变化的命运……太遥远了,已是厚厚积尘,但想想都令人回味

作者  | 2014-7-22 9:22:00 | 阅读(1552) |评论(3) | 阅读全文>>

桑巴风声之25:绝非鸡肋

2014-7-21 10:06:00 阅读1685 评论4 212014/07 July21

或者你把自己撕碎吧,
你会落下致命的创伤;
我就用你的血写下
我的爱情和我的天鹅歌。
或者你把自己撕碎吧, 你会落下致命的创伤; 我就用你的血写下 我的爱情和我的天鹅歌。 ——裴多菲 功利学上的无关紧要事实上盛满了灵机、精巧和如释重负。经云:有求皆苦,无求乃乐。无欲无求的比赛,思想正与炎炎夏日进行着终日不倦的法国式交谈,七月的绿茵还能怎样?亚马逊河终于奔腾如轰鸣的动脉,里约州的冒险时光终于响起无形而神秘的簌簌声,一度优柔寡断的双手牵引出来的云彩令人着迷。这场放下了所有包袱的三四名决赛,绝非长指甲的评论家口中所谓鸡肋,这里有肆情的宝剑,有难为水的英雄,这里是足球至高至真的色彩,也是世界杯独一无二的热情洋溢——我热爱和感谢这样的热情洋溢。 蒂亚戈·席尔瓦的火线复出和内马尔场边的鼓舞,都没能帮助巴西找回天鹅绒般戴翼的尊严,反倒往地狱的深

作者  | 2014-7-21 10:06:00 | 阅读(1685) |评论(4) | 阅读全文>>

桑巴风声之24:向后的智慧

2014-7-18 9:32:00 阅读1713 评论2 182014/07 July18

我行日夜向江海,

枫叶芦花秋兴长。

我行日夜向江海, 枫叶芦花秋兴长。 长淮忽迷天远近, 青山久与船低昂。 ——苏轼 如果说德巴之战是一场荒诞不经的命运交响,是响彻寰宇的嘹亮高亢,是大开大阖的预言神谕,那么阿荷波澜不惊但暗流涌动的鏖战,则已然回到了云淡风轻,小桥流水,回到了悲欢离合的烟火人间。点球决战只是胜负必须的选择,无关优劣,更无关恩怨情仇。向上是响亮台阶的色采,向下是信手涂抹的音符。所有人都懂得这些汗水和泥土的微妙,大路也正在骑士的口哨声中无限延展。 关于比赛的主角,梅西和罗本,两个激动人心的名字,两个臻于极致的名字,两个足球的名字,如同文学的博尔赫斯和卡夫卡,超越阴谋和死亡,带来阳光和空气的滋养。他们在我心中有着同等的形象和质量,关于他们,“我已不敢再用空泛的比方去玷污”(博尔赫斯语

作者  | 2014-7-18 9:32:00 | 阅读(1713) |评论(2) | 阅读全文>>

桑巴风声之23:巴西,请败而不馁

2014-7-17 10:38:00 阅读1624 评论5 172014/07 July17

,这些年的议论早已甚嚣尘上。经历了3R时代焚膏烹油盛极难继的辉煌,闪烁的金杯和嘹亮的盛名负债累累。五星荣耀对于天赋有限的继承者,更多是幸福的包袱而非疗饥的果香。不知道这万箭攒心的痛苦,不留余地的摧残,能否让觥筹交错的巴西足协蘧然一醒,能否使沉湎于过往幸福的桑巴军团尝胆卧薪,唤起足球王国贫贱不移的血性?巧言令色无法洗刷耻辱,只有时间才能改变一切。所以,一两个内马尔绝非拯救的关键,风物长宜放眼量,十万个赤脚奔跑的桑巴少年才是未来真正的含义。走吧,擦干眼泪,挺起胸膛,只要巴西足球的信仰不死,我坚信复苏的答案就是歃血的肯定。 2014年7月9日夜

作者  | 2014-7-17 10:38:00 | 阅读(1624)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