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忍无可忍!我和《暗算》总制片人不得不说的…  

2007-06-21 02: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暗算》火了,但你不一定知道总制片人是谁,我告诉你,她叫杨健,也是该剧出品人之一。我和她之间有些恶心事,我一直本着传统的做人原则忍着,但事态越演越烈,令我忍无可忍,业有的原则也守不住了,便决定一吐为快,是非曲直,任人评说。我申明,我愿意对我所说的一切负法律责任。

 

像梦一样的好时光

 

我和杨最初认识于2002年10月份,当时我的第一篇长篇小说《解密》刚出版,她以诚成文化公司旗下的影视公司主管的身份来跟我谈小说的影视改编,先后见了三四次。最终改编事宜无果,但人就此相识,给我的印象是她客气、热情、善谈,对小说和影视也是识多识广,令我敬重。

 

04年2月间我们再次相见,还是因为小说改编事情,就是《暗算》。当时她有新的身份,是北京东方联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她在私下已与四川电视台领导达成共识,想做《暗算》的电视剧。我是成都电视台的,和川台的领导总是有些人情,正因此相谈无甚阻碍。其间惟有的“麻烦”是当时《暗算》五个故事之一:《刀尖上的行走》,曾单独在《人民文学》上发表过,北京某影视公司已买走电视改编权。后来她看了我一个短剧《地下的天空》的剧本(由央视和我台合拍并获当年金鹰奖),觉得可以用这个故事置换《刀尖上的行走》。于是,就进入实质性谈价(版权价)。鉴于川台的人情关系,我明确表示:不开价,她说了算。就这么简单。而她出的价,坦率说也不低,我由此对她印象更好。所以后来她希望我出任编剧我也没有犹豫,价仍是她出,不低,甚至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偏高的。

 

随后一年多时间里,她一直诚恳待我,几笔稿费都如期支付,对我的剧本也是赞赏有加。从前三集,到八集,到十集,到20集,到30集,剧本先后多次发给她看,每次我们都有充分的交流,偶尔有些创作上的争执,但决无伤情之事发生。剧本定稿后(改了两稿,量均不小),她将30集的全部稿费打给我,且多给我两万元作为奖励。同时还替我着想,让四川电视实业公司(合作甲方之一)为我报了15000元因写剧本产生的住宿费和各种零散开支。当时我想,这样的合作伙伴应该不多见的,我为此深为感动。也正因此,后来为配合开机,有些对外的宣传资料,比如剧情介绍、广告词等,她请我写我都毫无怨言。这些事是份外的,我完全可以不做,我这样做是在乎一个情字,一个理字:人家善待我,我善待人家,理所当然。

 

总的说,在2005夏天前,我和公司也好,和杨本人也罢,都是友好往来的,无任何过节。只有一件事我没有答应杨,就是开机前(2005年初在上海开机),她希望我来演剧中记者一角(有相关报道),虽然只有几场戏,但我没有答应。一个当时我在写一个新长篇,二个我实在难以胜任。但我想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的交情,05春节后剧组转到成都拍戏,当天杨即邀我去剧组。后来四川电视台领导要去拍摄现场视察,杨也力邀我一同去。当时川台有一笔应付的投资因某种原因暂时不能到位,杨健在饭桌上提出来,饭后我还主动跟领导“敲边鼓”,催促他们。等等这些,无不说明我与杨在合作之初的友好。

 

但几个月后的一天,友好突然中断了,我的噩梦从此开始。这是一个连环噩梦,没有前奏,像匹黑马一样杀出,然后像个恶鬼一样死死缠住我,再三践踏人间正道和我作为一个作家的人身权,让我受尽污辱。

 

第一次忍辱

 

是05年夏天(具体时间记不清了)的一个下午,我给作为《暗算》甲方之一的四川电视实业公司段总去电说事,其间他突然问我:你知道了没有,杨健挂了个第二编剧?我非常震惊!我不知道!他说新浪网上挂出来了,你去看吧。

 

看了果然如此!我非常生气,给段总去电发了一通牢骚,并希望他出面替我讲个公道。老段建议还是我自己说为好。我几次拔了杨的电话又挂了,因为我发现我非常气愤,心里充满厌恶,通话的结果肯定是大吵,便作罢。

 

我曾想到用法律来讨回公道,虽然我看合同对我不利(其中有条约定:甲方有权修改剧本,并另行署名),但我觉得胜诉的可能还是有,因为有两个证据可以直接证明:一是当时有很多网页挂了由公司提供的《暗算》主创人员介绍,上面明确杨健只是制片人,编剧只有我一人。该网页首发时电视剧拍摄都已基本完成,不存在修改剧本——快进入后期制作的戏谈何修改剧本?二是银行汇款凭证证明公司已按剧本集数如数支付给我稿费并有“奖金”,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剧本的质量。但我念她以前对我不薄,再三安慰自己,息事宁人。上了法庭,撕破脸皮,挺没趣的。再说,我想将来电视出来,我是小说原作者,又是第一编剧,她作为公司领导、总制片人、出品人,挂个第二编剧,圈内人都可以想见是怎么回事,挂了只会让人笑话的。

 

就这样忍了。有时想来,心里有不平,却更有些伤感,因为以前所有美好的记忆从此一笔勾销了。说真的,自看她挂第二编剧后,我再不想同她说话,一切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然而,却仅仅是开始:噩梦的开始!

 

第二次忍辱

 

2005年圣诞节,我在上海出差,电视上正在播《暗算》。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作为电视剧的《暗算》。我连看两集,头大了!因为我在片头没有看到“原著  麦家”的字样。我当即给杨去电,这是她挂第二编剧后我第一次给她去电,其间她给我来过电话和短信,我都没接应。我心里始终迈不过那个“坎”,不想听她的声音。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出言不逊,翻了脸,沉默是回避的最好办法。而她显然早作好跟我翻脸的打算,接通电话后,我问她为何不在电视剧片头打“原著”字幕。她竟然反问我:“我为什么要打?”我觉得这已完全不是在说人话了,丢下一句警告:法庭上见!

 

正好上海有位律师,何志法,是我从小学一年级到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的同学,毕业后又一起在福州某部(像《暗算》中701一样的单位)服役,兄弟一样的。他曾是南京军区专职法律顾问,当年刚好转业到上海开了个律师事务所。我当即叫家人给他发去传真(购买小说《暗算》的电视剧改编权合同),他看后力主我打官司,他说:这官司只要我打必赢。因为,合同上专门有一条约定:(二/4)乙方(麦家)拥有电视剧作品以及一切派生品的原著署名权。甲方需在电视剧作品的片头打出“原著  麦家”的字幕。何兄一再强调,即使合同上没有这款约定,甲方也必须这样做,因为这是《著作法》给我的权利,署名权是作家的人身权。现在甲方不打字幕,首先是违法,其次还是违约,是“双败”。只有三种情况下,甲方有权不打该字幕:一是我主动放弃,二是我被剥夺了政治权利,三是我已经去世50年。

 

我当时毫不犹豫签了《委托代理合同》,请何兄代我打官司。这种公然甚至愚蠢地践踏我人身权,我还有什么理由保持沉默?三日后,何兄便向杨所在的公司发去律师函,一场官司眼看在即,很多媒体也做了跟踪报道。

 

但是半个月后,我又放弃了。如果说第一次放弃还有点念旧情的意思,不想撕破脸皮,那么这次全然不是这样,而是——说来简直令人沮丧!由于当初签合同时,甲方是两个单位:杨的公司和四川电视台(四川电视实业公司),我要告必须将两个单位一起告,没有第二选择。就是说,我在要回公道的同时也有可能“失道”。我是成都电视台的人,去告四川台,这个理我怎么来摆平?

 

我知道,这件事四川台是没有一点责任的,因为片子是杨公司在制作、发行,后期四川台没有介入。我从上海回来,段总听说没有标明“原著”,比我还生气,但片子和DVD当时已在全国发行,他回天无力,惟一能帮我的就是:把已安排播出的带子收回,亲自上阵,连加三个夜班,把他们的播出带给我补加了相应的字幕。这也是《暗算》在全国那么多播出带中惟一标明有原著关系的一个带子,在此我对老段的诚意深表感谢!

 

问题是,川台方面诚意越深,对我压力越大。随着有关我打官司的报道的深入,这种压力也越来越大。最终,我选择了放弃:难言之隐,只有我自己知道。

 

杨健啊,现在我是第一编剧,你是第二,然后既没有原著关系,也没人告你,这样你总该得意了吧,也总该结束你的闹剧了吧?

 

各位看客,如果我说她还不肯,你相信吗?

 

第三次受辱

 

你要相信,不容置疑!

 

事发在不久前刚落幕的第十三届上海电视节上,《暗算》获得“白玉兰”最佳编剧奖。这是个单项奖,作为编剧之一,我理应受到邀请赴会领奖。但是,自始至终我没有接到任何方面的通知。这也罢,获奖总的说是满足虚荣心的事,为了满足一点虚荣心去跟一个给我极大伤害的人一起登台领奖,本来就挺傻的。我敢说,即使有人通知我去领奖,只要杨要去,我肯定放弃。有例子的,就在本月7日,由光线传媒等单位举办的第三届风云电视剧盛典,《暗算》也得了最佳编剧奖,组委会董娟女士通知我与会,三天里连打数个电话我都拒绝了。因为我想在北京搞的活动,杨肯定要去。六日夜里,董小姐紧急来电,一定要我去。被迫之下我也挺没风度地向她打问:杨去不去?她说:除了我《暗算》剧组没一个人去,正因此我必须去。我这才去了。去了我才知,杨和剧组其他人为何不去。这跟我无关,按下不表。

 

此次白玉兰奖杨显然是不希望我去,为什么?因为她又策划了出闹剧要上演!当她从台上领完奖下来的同时,我接到在现场的华西报记者胡晓的电话,问我为何不到会领奖,我如实相告:没人通知我(其实我隐约有知,这是后话)。当她告诉我有个女的上台领了奖,我还跟她撒了个小谎:即使有人通知我也不会去,因为我正在赶一个稿子。其实就在我撒这个小谎的同时,一个弥天大谎已经在精心中完成!是次日上午上海的朋友西飏告知我的,他虽旅居美国,但对我已有的受辱他都知道,我们是鲁迅文学院的同学,好友。他首先祝贺我获奖,马上又嘲笑我:你怎么又退步了?

 

什么意思?原来他在报上看到消息,最佳编剧:杨健  麦家。就是说,我从第一编剧又沦为第二了。

 

谜底揭开了!为什么没人通知我领奖,是因为有人想再度欺世盗名当第一编剧——我要去现场,阴谋势必流产,因为我是第一编剧的事实是明摆着的,只要找个碟子看一下封面即可。那么错误到底是谁造成的?是组委会吗?不是,昨天上午组委会已经给我律师发来《暗算》制片公司(即杨总经理的公司)上报的参赛报名表的传真,在编剧一栏里黑白分明地写着:杨健  麦家。所以,请你不要相信杨对媒体说的:公司报上去的资料没错。

 

那会不会是填表人的笔误?告诉你,不是。绝对不!为什么?这要回头说,就在颁奖前两天,晚上,有人(和我一面之交)给我打来电话,隐晦地表达了他意思:我可能要得奖,但请我“海涵,把风光让给杨健”——所以虽然没人通知我得奖,但我“隐约有知”就是这回事。此人是受谁之托给我打这电话的?应该不言而喻。他为何要打这个电话?我想大概是有人怕我私下得知获奖,不识相,奋勇前往,抢人风光。我愿意善良地相信,此人是受了骗的,他肯定不知公司报表虚假的事实,更难知我已被再三地污辱。

 

好了,到此为止,我跟《暗算》的关系已经越来越远——至少远行了三大步:第一步,我不是独立编剧(只是第一编剧);第二步,不是根据我的小说改编的;再一步,我也不是第一编剧(只是第二)。每一步的迈出,《暗算》都在离我远去,而向总制片人兼出品人之一的杨女士靠拢。按照这个惯性下去,我有理由担心,有一天第二编剧我也当不成,那时候,《暗算》就跟我毫无关系了。可事实上,我是花了三年时间写成《暗算》小说的,然后又花大半年把它改编为剧本,其间我投入的心血不亚于对我的儿子,说它是我的骨肉,我觉得一点也没有夸张。

 

各位看客,请问我还能再忍吗?说真的我已忍无可忍。即使我想忍,我在成都的家人也不同意!我在浙江老家的五个兄弟姐妹也不同意!我散布各方的朋友和战友也不同意!昨日,我的外甥(他专修法律)已专门请假赶到成都,准备全力以赴。我想,事发至今,四川台的领导和友人想必也能理解我,因为我已仁至义尽,别无二择。如果有人不理解,在此我恳请您谅解和宽容。

 

专致杨健

 

我觉得你太过分了!做人可以有私欲,但不能利欲熏心,破了底线……

 

你可以看出,我在极力压制愤怒,尽量心平气和,不说过激无理的话。我承认,你对《暗算》投入了心血,若没有你的胆识和执着,可能没人会来拍《暗算》,拍了可能也不会有现在这么成功。但你也要承认,没有我,你的胆识和执着都等于零。不是我吹牛,像这种题材的小说和电视剧是我“创造发现”的,以前没有过,至今也没有“第二”。我不比其他作家优秀,但写这个领域我相信我要技高一筹,你没有类似的经历要想平地拔楼,恐怕只能是海市蜃楼。为什么?因为那条神秘的“红线”只有圈内人才能无限地接近,又不去碰它。你的良知也应该承认,我的剧本你是高度肯定的,我在电视台当专职电视剧编剧,改自己的小说难道还改不好?

 

我不想胡言,客观地说,我也承认,你对剧本作了一定修改,但这种改动绝不是伤筋动骨的,没有增加一个人物,没有改变人物关系,更没有设置新的重要情节。你的改动主要是调整:前二部调整很少,第三部要多一点,但我看也不会有五分之一(到底是多少我说了不算数,可以上法庭请专家认定,专家怎么认定我都服气)。再说,我能把小说和剧本写出来,难道还不会作最后的调整?如果你叫我调整我拒绝,另当别论。你不是这样,你在我三易其稿的基础上私作调整,然后署名,我觉得这很不地道。再再说了,哪个剧本不作调整?导演和演员在拍摄现场还在调整场景和对话,难道他们也应该署个编剧名?我在电视剧部工作十余年,这些东西我了解。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志向是当作家,写小说,不是当编剧。你有想法好好说,友好地要一点,肯定是可以的,蛮横地要一点也不是不行——你一声不吭地当了第二编剧,我不是什么也没表示吗?但你要想全部要走,怎么行?坦率说,这次如果仅仅是不叫去我领奖我不会怎么的,不通知我也可以容忍,但你要这样公然篡夺我仅有的尊严,我怎能再忍?再忍我就是软蛋了,生不如死。

 

我一直想不通,你作为该剧的总制片人兼出品人之一,《暗算》火了,名和利都有了,怎么还不满足?当了第二编剧也还不满足!那么怎样才能满足?都给你?对不起,我不同意。你要得太多,我就决定什么也不给,该是我的都还我。一言蔽之:只要你这次不惹我,什么都过去了,但现在什么都卷土重来了。你应该后悔,贪吃了最后一口!

 

注:图片资料已经上传,请参阅下一篇。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31680140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