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我日益沉重  

2009-12-02 23:3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丰年,富年,是我的两个爷爷,丰年是亲爷爷,富年是丰年的兄弟,我叫他小阿公。小阿公信耶稣,每天清早在厢房里读《圣经》,独个人跟耶稣说话,泣哭,这成了我童年最奇特又恐怖的记忆。今年我写了个东西(短篇小说),叫《汉泉耶稣》,凭靠的就是这段记忆,小阿公。这也是我的写作第一次正面直视我孤独又阴郁的童年。我一直不敢直面我的童年,因为太辛酸,头上戴着三顶“大黑帽子”,其中包括我小阿公信耶稣。同样的信仰,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下场是截然不一的。在那个年代,信耶稣只会离天堂越来越远。

 

话说回来,我的小外公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比我的父亲长一岁,我叫他为三爸。去年,三爸去了小阿公去的地方,天上——也许是地下,享年八十高寿。三爸一生,真正是子孙满堂,膝下七个儿子、四个女儿。多子多福,是一个传统的说法,像历史一样虚伪,事实上,在那个年代,物质高度贫乏,多子就是多苦多难。五十多年前,也许快有六十年了,我有个堂兄,是三爸的第四个儿子,第五个孩子,出生后不久便离开了他父母的怀抱,去了十公里外的某一户相对富裕的人家。这本是一件秘而不宣的事情,但是很奇怪,我从小就知道这件事,每年到了春节,我这位堂兄会来我三爸家拜年,他的身世并没有成为秘密。个中的缘故,我至今也不知。

 

然后多少年后,我这位堂兄和另一户人家发生了紧密的关系:他娶人为妻。我因为一直漂泊在外,和这位堂兄交往甚少,包括他娶妻生子的大事均一概不知。所以,我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阿嫂”,即使至今,她姓甚名谁也不知。直到一天董广生出现在我面前,才可以想象地猜测她一定姓董,因为她是董广生的姐。

 

物以类聚。现在围着我转的人多半是亲近文字的人,董广生在我家乡是著名作家,这注定我们有一天要认识。数日前,董广生抱着一本要出版的书来找我做序,便认识了,便带出了我们沾亲带故的历史渊源。我本是给自己立了规矩的:不给人题序做跋,一来,我不爱做大师状,二来,也没这个精力。迄今,我只给两套丛书写过序言,从没有给某个人或某一本书做过序跋。人到中年,总是有些人生体悟,有所为,有所不为,是我一直告诫自己的。但面对董广生,我的规矩是不是该破了?不破似有六亲不认之嫌。凡事可变通,这是不是也该成为我的人生体悟之一?

 

长了年纪,回忆多了,问题也多了,它们像身上滋滋挤出来的赘肉,并与赘肉勾结一起,让我日益变得沉重。

 

 

  评论这张
 
阅读(110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