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是40.2%,而是14.2%  

2006-09-21 12:57:12|  分类: 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17号的《成都晚报》艺术人物版给我做了一个专版,我个人认为访谈把我对电视剧的一些观点相对集中地表达了一下,不错。此前关于电视剧我谈得并不多,我更愿意谈小说。但是,由于是录音整理,因此就出了一个小错误,我觉得这个错误有必要说明一下,不然内行人事看了会觉得麦家这人吹牛乱说。文中提到《暗算》在北京的收视率,记者写成了40.2%,应该是14.2%(据说四川人说话最大的问题就是4和10不分,我琢磨是不是因为这个才造成了错误),特此说明。
 
访谈(记者/陈田)
 
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暗算》近日在超过11家电视台同期上映

他的名字炙手可热

他是中国“新智力小说”和“特情小说”的开创者

他的作品理性冷静,却散发着让人不断陷入其中的魔力

他迷信般地关注“天才”,相信“天才创造、改变着世界”

而他也悲哀地预言,“天才将被世俗无情地毁灭”

今天,本报特邀作者带您一起解密麦家的魔力
 
他迷信般地关注智力超凡者,编织他们奇异的命运——

麦家:天才改变世界
 
             11家电视台播放《暗算》
 
陈田:我们先从电视剧《暗算》谈起吧,它今年特别火。

麦家:我没想到《暗算》会那么火,因为它没有什么宣传攻势。但是从去年开播以后,全国各地的收视率都是一路飘红。上海、北京收视率创纪录的高:北京最高达到40.2%(就是这里错了,应该是14.2%,麦家注),上海达16%,都是很少见的。

陈田:但是,这本小说出来就已经很火了,改编成电视剧受欢迎很自然吧?

麦家:还是不一样的。一部作品所产生的影响,东转西转最后都会转到我这里来。书和电视剧的影响不可同日而语。看书的人本来就少,电视剧受众很庞大。就像我的小说,改编出来是比较另类的电视剧,很多人看了以后会有意外感。中国的电视剧这几十年来慢慢形成了几个模式:古装剧、案情剧、言情剧、搞笑剧。前些年出台了一个政策:古装剧、案情剧都不能上黄金时间。这使得电视剧的路子看起来越来越窄,大家都在思考:电视剧新的兴奋点到底在哪里?前年《亮剑》很火,《暗算》(的“待遇”)和它不能同日而语。《亮剑》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首播,而《暗算》是从地方台开始慢慢播,因为它的题材特别敏感——侦听机构,这个题材以前没人敢碰的。刚拍出来有许多电视台不敢收购这个片子,包括北京电视台都是等上海播出半年以后,去年圣诞节才开始播的,就是要看外地的反响——有没有人说这个片子不能播。谁也没想到这个片子播出来以后会以这样的速度和方式越来越火——它是慢慢地热起来的。

陈田:最近好像是安徽电视台、新疆电视台正在播《暗算》。

麦家:对。一般,电视剧有两条路可走,不是走中央电视台首播的路子,就是走地方——一般走4、5家电视台就杀青。而《暗算》,我数了一下,已经被超过11家电视台播映。我就奇怪它怎么打破了这种规律。
 
            《暗算》开辟了电视剧的新领域
 
陈田:是因为观众对《暗算》的题材感觉特别新颖的缘故吗?

麦家:我刚才说过,电视剧几十年来已经形成了几种套路。一旦形成套路观众有时就会厌倦。然后案情剧、古装剧退出黄金时段后,《暗算》一出来,可以说是完全开辟了一种新的电视剧领域。后来发现涉及这个领域完全是走钢丝——它又有案情剧的悬疑、紧张在里面,但你又不能说它是案情剧。从主题上来讲,又很好:讲的是一群为了国家安全而付出的无名英雄。前不久,我听说北京的供片会上居然出现了75%的“反特片”。这又是一窝蜂了,其实这种趋势很危险。红一个东西,就跟一个东西。

陈田:跟风的考虑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它的市场风险小啊?

麦家:大家都在跟风的时候,肯定有几个最后(跟)的风险是最大的。有几个跟早了,片子质量有一定的基础,它肯定有一定的好处,但大部分最后都是要栽掉。有的现象很奇特,美国拍出来一个《反恐24小时》,很火。中国马上有人出来拍《非常24小时》、《爱情24小时》《侦破24小时》。你到碟片行去看,光“24小时”的片子不下10部。别人拍一部监狱片,我们也照此跟风,连名字也跟。
有命运感的故事一定让观众心痛
 
陈田:主张跟风的人也许是这样,看到别人红火的表面,却忽视了作者对作品的巨大准备和付出。像我在看小说《暗算》的时候,被它深深吸引,忍不住熬夜一鼓作气地读完了。现在的小说很少有这么好看的。我想自己是被主人公最早萌发的惊人才华,和由此带来的与众不同的一生所吸引。横向来看,时时有主人公内心与现实碰撞产生的巨大的张力,纵向看他的一生,就获得了某种强烈的命运感。

麦家:对。现在很多电视剧故事是很不错的,就是主角和围绕主角转的几个人物没有命运感。有故事的电视剧好看,但没有命运感就不耐看,看了之后给观众留下的思考、回味的余地少了,说通俗一点,你很难打动他的心。有命运感的故事一定让观众心痛。《暗算》就很明显。为什么让阿炳死,为什么让黄依依死?我的博客上很多人提出这样的疑问。甚至有人说你太残忍了,让这几个人都死掉了。我把这些提问看作对作品的肯定——你都舍不得他(她)死,你感到心疼,你在鸣不平的时候,某种程度上讲,这个人物塑造就成功了。我认为好的短篇小说只要有一两个细节就够了;中篇要有好的故事,只是一些细节读者过不了瘾;而长篇小说里,人物一定要有命运感。光有故事是没法和读者深层交流的,只有命运感才能进入读者的内心。故事像一道菜里的特殊味道,可以品尝,但不一定能得到营养。命运感的东西则能滋养读者的心灵。

陈田:古往今来,写故事、写小说的高手其实都在通过他们的作品说明这个问题,但当代充斥我们视听的许多作品似乎都忘记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麦家:如果没有更丰富的滋养,只依靠好的故事,固然可以满足读者的好奇心,但文学影视作品的一大功能就会丧失掉。人心还需要温暖、柔软、广阔等等更加熨贴的事物。只是满足好奇心、刺激感,打游戏、赌博、上网之类的娱乐都可以做到。我觉得好的作品,尤其是好的小说,一定要给读者、观众提供可以滋养内心的东西。
读者最厌恶被欺骗的感觉
 
陈田:就像一道名菜必须是味道与营养并重的一样,讲故事的技术在影视、小说作品里也相当重要。被称为“最会讲故事的小说大师”之一的艾·辛格认为,小说家广义上必须是精神娱乐的提供者,而不要光做理想的说教者……

麦家:对,《暗算》也是这样,就是所谓的“寓教于乐”。散文、哲学著作里都有大量人心需要的滋养,但小说如果丢掉故事层面,就太枯燥了。我们都知道什么是健康的人生态度,但就是做不到。卡夫卡就说过:人类因为没有耐心,被逐出天堂;因为没有耐心,又永远无法返回天堂。所以(在写小说时),最好是把心灵需要的东西冠以好看的故事。与读者不知不觉的交流其实是比较完美的。我的小说,包括《暗算》这种电视剧,一方面很好看,可以一口气读(看)下去;另一方面,我不完全给你讲一个故事,我有很深沉的思考,有人物命运感的层层积淀在里面。现在好多小说不是太艰涩,就是太枯燥,要么感觉轻飘……

陈田:要么就是故弄玄虚,又没有什么内容。

麦家:对呀,网络上这样的小说多得很。读这样的小说就像做一个游戏,令人感觉不幸福。将情节无限地夸张,把人物情感无限地变形,不是用一种很真切的态度尊重地对待这个人物。

陈田:我很爱看小说,也是影视作品的铁杆观众。面对浩如烟海的现当代文艺作品时,我知道那里面有我特别喜欢的,或者特别值得一看的。但我也知道,真正好的作品数量不多,而且被重重包围,只有经过耐心搜寻才能找到,不留神还经常错过。所以对“让人不幸福”的虚伪作品感到恼怒,而将读到《暗算》、《解密》之类的作品看作是自己的福气——它们也是小说家幻化出来的,但仿佛可以活生生地端到你面前来。

麦家:是。读者最厌恶被欺骗的感觉——就是你讲的故事、塑造的角色不真实。退到我写的《暗算》、《解密》上来,故事是非常奇特的,但它还是给人真实的感觉。可能得益于两个方面:第一,我给了它一个大背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再奇特的事情感觉都是真的——你想象一下这两个故事如果不是发生在特殊的情报领域,而是发生在当代社会的一个单位里,人家就会觉得“假”,传奇性便缺少了一个支撑;另一方面,我相信天才,中国惯常的教育不承认天才,认为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我通过小说反复强调“天才创造了历史”——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比尔·盖茨,把全世界人的生活方式改变了。我还有个观点,天才在世俗面前肯定是要毁灭的——什么是天才?不是世俗滋养出来的才能叫天才。天才和世俗格格不入。而世俗的力量太强大了,简直无法逃避。天才可以和世俗斗,但最终摆脱不了毁灭的命运。《暗算》里面5个天才全都死于一个东西——死于什么?死于“性”!阿炳死于他老婆在外面的私生子,黄依依死于一个情敌。这个我也是充分考虑过的。世俗最具代表性的两个东西,一个是“食”,一个是“色”。中国人写“食”确实已经很多了,写饥饿对人性的扭曲,刘恒有一部小说,题目就叫“狗日的粮食”,这一类的作品太多了。我觉得选择从“色”,也就是“性”这个角度切入人物的命运要好一点。而写“性”,中国人现在需要的不是开放,而是收敛、往回走。如果写“性”,走放纵、赤裸、刺激这条路,我觉得肯定还是死路。中国人一方面需要,一方面已经开始厌倦它了。

陈田:有意犹未尽之感,但时间过得太快,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