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谈税一二三  

2007-09-08 13:0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1

正是作代会期间,我住在北京饭店的某只房间,王素平女士就在另一只房间给我打来电话,口气和声音是典型的女性的,轻声细语中夹着些许矜持和客气,但来头对我来说似乎有些陌生和莫明其妙的:国家税务总局。也许是接电话时有旁人在场干扰了我,也许是国家税务总局的概念太大,也许是两者都有关,反正在我见到她之前,我一直以为她是国家税务总局的工作人员。这个来头对我着实是太大,太陌生了。坦率说,这两年我的稿酬不少(所谓不少当然也只是跟我的作家朋友相比,若走出这个小圈子,敢说“不少”那就是我不自量力,弱智了),所以我的第一反应是来跟我谈税的。我没有开黑店,谈就谈吧,心里并无虚弱。只是想我身处内地,媒体也没有报道过我的收入,何以引来了京城总局的关注?有点神秘,心里不禁叹服这些税务官员的神通广大——像我小说里的特别单位701的特工人员,无所不知,神秘莫测。直到见了面,道明来意,我才知她是来找我约稿的,其真实身份是国家税务总局下属的《中国税务》杂志社的编辑。这有点搞笑,但我心里却更加沉重。包括现在,我都一筹莫展,不知怎么来写这个稿子。

 

按说,我月月都有稿费收入,单位还有工资奖金,应该和税务部门经常打交道的。但事实上,老实说我至今还没有到税务部门缴过一次税。工资、奖金的税单位代缴了,稿费也是这样,报刊社给你之前就扣除了税金。我记得以前是超过800元,现在是1600元,每次都这样,超过这个数目的稿费,对方会附寄一张票据,证明我应得稿费是多少,实得又是多少,中间差额部分就是税金,报刊社帮你代缴了。曾经我还跟税务部门的朋友说起过这事,按朋友的说法,报刊代缴税费是合法的(有这样的政策),但同时报刊社应向我提供由税务机关出具的交税单。我没有收到过税单,我收到的都是报刊社的收据。为此,我也向有关报刊社咨询过原因,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替作者代缴税不可能一人一次代缴,都是到一定时候统一代缴,税单也是统一在一起,不属于某个人,而是集体的。所以,也不可能寄给某个人。想来也是有道理,只是有时候觉得遗憾,虽说年年都在交税,但从未亲历过交税的快感。

 

这当然也不过是想想的,若真要你去自己去缴,也许还嫌麻烦呢。我也曾经设想过,如果让我自己去缴税,我会不会嫌麻烦而“免缴”,或者有瞒天过海的“余地”而偷漏税?面对一个假设的问题,我答什么其实是没意思的,怎么说都显得有点娇情;既然如此,不答也罢了。不罢为好。是上策。其实,有一个问题提出来更有意义,就是:代缴税这种做法好不好?好的一面是明摆的,一方面是给作者减少了麻烦,另方面——如果你想偷税,无疑是从源头打击了你。机会都没有!但我也在想,这样也有不利的一面,就是老是单位代缴,个人很难养成一种缴税意识,缴了也觉得跟没缴一样,没那种参与感,更没有这种习惯,意识上是个盲区。其实,缴税这种事我个人觉得,让公民养成这种意识是很重要的,也许比多收一些税金更重要。现在的代缴税制度,虽然有效堵截了部分人要偷税的可能,让实际上让更多的人悬空了税务意识,长远看不一定为好。

纯属个人妄见,不足为凭。

 

02

既是谈税,有一件事是无法回避的,那也是我第一次跟“税”字打交道。之前,我甚至连税这个概念都是糊里糊涂,只是听说过,却不知底细,不知为何形式,何内容。这次经历的事让我多少知道了税原来是怎么回事:竟然与自己戚戚相关!

 

事情要追溯到十几年前,也就是90年代初,那时候我还在部队服役。部队在南京,置身闹市,就有出租房子的便利。当时的情况是,部队把一些空余的房子租给了当地的老百姓换回一些租金为提高士兵生活所用,其中有个租房的小老板连续拖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相关人员去催交几次都被无功而返,领导火了,叫了一帮兵去“集体讨要”。想像得到,士兵们肯定不会像孔夫子门徒那般温文尔雅,完全交待以理,三两句不合,就擦出了火花。星星之火很快就燎到了机关,首长便差我去解决。无奈之下,我只好亲自去跟那家人交涉。

 

那是户做小本买卖的人家,男女主人都有一张打锱铢必较的市场上磨砺出来的利嘴,三言两语,竟把无甚准备的我说愣了。好在合约白纸黑字,大道理还在我这边,以此抗住。可他们也自有一番道理,顶着说合约有效只为第一个半年,以后所谓半年一交,按理可以先住后付,并振振有词地咬住之前士兵的恶劣态度不放,大有横竖颠倒、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气氛越僵,脸越挂不住,言语也就越发交恶。我终于怒了,端出负责人的架子,勒令他们再不缴租就走人云云。男主人竟不冷不热地回敬我:“你知道你是靠什么有吃有穿的?你们一不种地二不办厂,穿的吃的从哪里来的?我们交税养的!如果没有我们这些纳税人,你们当兵的怕是只有喝西北风!”

 

我大吃一惊,“税”这个概念第一次进入我的意识,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将国家给我们士兵的待遇与老百姓联系到一起。他那样理直气壮地一说,我才意识到这些不起眼的小市民原来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冷静了,旋即感慨良多,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有时何必逼人太甚呢?就退了一步。退一步,海阔天空;敬人一寸,人还一尺。当时,我们约定先住后交,以为到了该交时免不了又要去费口舌,不料人家到了年底,根本不要催,主动上门把租金缴了。

 

这件事情其实挺教育我的,那家人后来成了我们的客人,关系很好,时常有往来。前年我去南京,回老部队看,那家人居然还在,儿女都长大了,只是生意似乎不见大,还是一个铺面,卖小吃。小吃的内容也没有大变,馄饨,水饼,汤元,三大样。只是晚上多了一个烧烤,摆在店面前,生意也不见好。我去吃了一碗馄饨,跟那家人聊了一通旧,离走时,心里想,这十多年所有人都在变,而这家人似乎没变。

 

没就是好,还是不好,我也不知道。这个时代有些复杂,我经常对一些简单的东西失去应有的判断力。

 

03

部队毕竟是单纯的,跟税的交道很少,上面说的一事几乎是惟一的。后来转业地方,见闻越来越多,交道也越来深。2000年,我老家一个中学同学来成都做室内装饰的生意,他是在府河市场那边租的门市,因为生意太急,他在与产权人签订租赁合同的时候,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同意了承租者交纳房产税的条例。说起来本也没多少钱,可偏偏他交税的时候习惯性地“漏掉了”从来没有缴纳过的房产税。时间长了,税务局的人找上门来,恰巧他人又不在成都,移动电话不知何故也没有开。在场的都是些打工人员,自然不肯掏钱,就和税务员顶了起来。这一顶撞不打紧,当时正有好几笔大生意在谈,别人一见,哟,好家伙,你们居然还有税务问题!烂稀泥和面糊,这碗珍馐美味还是你自个儿留着慢慢享用吧。纷纷撤票走人。待同学回来料理此事时,他拖欠税款的事情已经在行业内不胫而走。信誉受损,生意惨淡了很多,最后干脆在02年年初,撤离了成都这块原本打足了算盘扯足了帆的宝地。

 

造成这样的结果看似是因为堆砌了太多的偶然,其实在我看来,如果不是纳税与诚信之间契合成为一种无形的社会道德规范,我这个同学无论如何不会因为一次意外就败得这么惨。商场如此,生活料来也是差不离,那么多大牌的歌星舞星影星球星乃至经济界大明星因为偷税漏税而名声大噪,不仅仅是媒体炒作的功劳吧?前面提及单位和出版社帮忙扣税的事,这里真是要说声谢谢了,无论怎么说,这起码避免了我可能因为疏忽或贪小利可能导致的麻烦不是?

 

说到麻烦,税到底还是给了我一个“麻烦”,或者说在旁人看起来是幸福的麻烦。这些年,我的战友先后回到地方,有不少到了税务部门工作,其中有两人还当了正副局长。按道理说,有这样的朋友应该是好事吧,可不一定。对此,我深有体会,深有麻烦。朋友关系是藏不住的,这两年,随着我同两位局长关系的公开化,不乏有人找上门,让我到税务局长那里为他们求情。来的人不是亲戚,就是老战友、老同学,或是老婆的亲戚、朋友、同事,求的事不是“事发东窗”,就是想“暗渡陈仓”。局长不是你朋友嘛,你又是名人,人家想巴着你,只要你出面局长能不给你面子吗?这一来我就两难了,不答应吧,好像对不住朋友。谁不是到了困难关头才抛低面子来找人帮忙的不是?可要说答应吧,我总不能因私废公,把压力推到税务官那里,让他们难办?

 

一次,一位做服装生意的朋友妻子来找我,一见面就诉苦,说税务局给她定的营业税太高。我问怎么回事,她说她的店只有零售并无批发,可税务所的人却给她定了两者兼有的税额。她的店我去过,说实在话,看起来确实像是批发与零售都在进行的。不过她既然言之凿凿,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想来想去,决定给她争取一次与税务官谈判的机会。这个机会有两个前提:一,对税务官言明一切公事公办;二,他们的谈判(喝茶),我不出席。最后税务官给我打来电话说,你朋友的店肯定在做批发,这是明摆的,怎么办?我能说怎么办?放她一马?那不是把朋友拉下马了?朋友还提醒我,说:你现在是名人,把我拉下马的同时也会把你拉下马,搞篇报道说你为不法商人牟利,你面子跌大了!

 

于是乎,当然只有公事公办,然后也当然只有背后被人说小话了。

 

诸如此类,屡次三番,心里就恨不得没那两个局长朋友。有了其实是有了麻烦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