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12:多梅内克的法国队本就不该出现在…  

2010-06-22 13:58:00|  分类: 世界杯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对神圣的因果迷宫,表示感激之情。

——博尔赫斯

 

毫无疑问,在两百多天前败在亨利手球下的爱尔兰人,早已为今晚准备好了激动的美酒和幸福的焰火,他们的人民将涌出街头,痛快地把法国队注定的颓败舞蹈成为最大的快乐。他们以类似谵狂的姿态,感谢神将连日以来的祷告变作现实。只是有一点,他们不太明白:那些以最不道德的方式杀进南非的法国人,那些将里贝里嫖宿雏妓之事一笑置之的法国人,怎么会因一句暴露的脏话就祭出最道德的大旗临阵斩将?这到底是迷宫,是象征,是近义词还是谋略?

且让我们回到两天前,回到一组蒙太奇:

惊愕的机票,慌乱的行李,惨遭出卖的阿内尔卡正低头。沉重而细碎的脚步令通往伦敦的甬道比漫长更加漫长。闯祸的嘴垂头丧气,结霜的肌肤如丧考妣,背影在滴血。

我们必须承认,法国的传统可以是方丹的效率,普拉蒂尼的任意球,或者齐达内的马赛回旋,但绝不是内乱。多梅内克显然也并非第一次被人拍案戟指。但这一次,他们的失败比2002年更加迫在眉睫,百无聊赖的报纸和惊慌失措的足协在行动,在寻觅,他们的理想是用大理石刻碑,或者拿鲜血装饰早已备就的墓志铭。于是,内鬼从高卢雄鸡的肋骨里走出,鼻炎与黑色的肺一拍即合,水乳默契;于是,希波克拉底宣誓的右手发出了冷笑,德摩斯梯尼哑口,普罗达哥拉斯停止了起诉,帕比尼安则举起了平静的鹅毛笔,将死刑判决书尘埃落定。

无法接受此事实的队长埃弗拉愤怒了,激动的舌头向全世界指控着内鬼,无法遏制的滚滚怒火足以将塞纳河的流水点燃,但关键是,问题的要领根本不在寻找谁是内鬼这种内向的数学模型上,法国队已经从内部开始坍塌,他的表演在即成事实面前毫无意义。是的,树叶在转黄,人在消瘦,光荣和梦想沉沉睡去,不安的神谕和预言充斥天地……这一切无不在强调,他们离结局已经不远。

罢训成为了骄傲的法国人最后一点虚荣,尽管这份虚荣在第三者眼中是如此荒诞,如此莫名,甚至可笑。但我们还能要求他们什么呢?多梅内克的哲学早已成玄学或者伪学,他只剩下了凌乱的胡子和无力的嘴巴,他的眼睛则需要泪水,可怜的人用尽最后的力气也没能在汗牛充栋的典籍里,找到关于精细的雪花如何点燃受潮的鞭炮之记载。他不禁深深后悔,后悔没有在两年前就如全世界法国球迷所期待的那样,将这一切痛快结束,抽身远离——倘若是四年前,他甚至还能得到上帝最高的怜悯和帮助。但是现在,迟了,太迟,路易十六坐在空阔的宫殿里,听着刽子手的脚步愈走愈近,他将末日来临之前的紧张与痛苦刻在紧蹙的眉心。他唯一的做的,就是用枯燥的单词记下这最后的,没有解答的事物。

事实上有解答,这解答不是把道德还给道德,而是人类最高级也是最低级的智慧,我如此形容它:山属于山,水属于水,梵高属于画笔,莫扎特属于钢琴。而这支法国队,从一开始就不属于南非。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31680140

  评论这张
 
阅读(19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