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有一群人,对你来说犹如传说,而对我却亲如…  

2010-07-31 22:10: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群人,对你来说犹如传说,而对我,却亲如弟兄,他们就是密码的制造者和破译者——这是一群以“问”为生的,前者以“设问”为生,把明变成暗,把真变成假,把文字变成天书,把世界变成秘密,把心灵变成黑洞……后者以“答问”为生,与前者对着干,砸烂枷锁,放火烧毁秘密的面纱,正本清源,把问题变成答案,把复杂还原简单,把天书还原为白话。

些年我由于写作需要,跟这两种人都打过交道,我对他们充满崇敬,又略略感到一些同情。他们一方面像宝贝一样,被人加倍地珍藏又呵护,门外面有重兵把守,抽屉里有各种保健良药,过着休闲安逸珍贵的生活。然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像一架机器一样,日日枯坐,夜夜冥想,日复一日,夜以继日,好像生命不是用来生活的,而是用来面壁的,等死的。生命对他们只是意味着对远方的另一位(群)天才的设问或发问,他们在暗无天日的孤独和煎熬中度过每一个白天和夜晚,生意的意义已经盘剥成一个字:问!向遥远的星空的问。向深厚的大地问。搜肠刮肚地问。挖空心思地问。悬梁刺骨地问。咬定青山死不放地问。 造密,解密,这是一种“问”到极致的人生,精彩无限,秘

 

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们都是人类的精英,有平地拔楼的本领,是金庸笔下的“独孤求败”,半人半仙,半神半鬼。我曾经多次对人说过,破译密码是一个天才努力惴摩另一位天才的“心”的事业。这心不是美丽之心,而是阴谋之心。是万丈深渊。是偷天陷阱。是一个天才葬送另一个天才的坟墓。

密无限。和他们相比,我们还有什么可“问”的?但我们还是问,设问,发问,问三问四,问东问西,不休不止。人天生是好奇的,喜欢对无知不解的东西发问。人天生又是脆弱的,喜欢对他人设防、造密,以保护自己。“好问”其实是我们人的一种本能。由此而言,密码科学其实是建立在人本能基础上的一门学科,也正因此它才得已能蓬勃发展。

 

这些年我由于写作需要,跟这两种人都打过交道,我对他们充满崇敬,又略略感到一些同情。他们一方面像宝贝一样,被人加倍地珍藏又呵护,门外面有重兵把守,抽屉里有各种保健良药,过着休闲安逸珍贵的生活。然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像一架机器一样,日日枯坐,夜夜冥想,日复一日,夜以继日,好像生命不是用来生活的,而是用来面壁的,等死的。生命对他们只是意味着对远方的另一位(群)天才的设问或发问,他们在暗无天日的孤独和煎熬中度过每一个白天和夜晚,生意的意义已经盘剥成一个字:!向遥远的星空的问。向深厚的大地问。搜肠刮肚地问。挖空心思地问。悬梁刺骨地问。咬定青山死不放地问。

些年我由于写作需要,跟这两种人都打过交道,我对他们充满崇敬,又略略感到一些同情。他们一方面像宝贝一样,被人加倍地珍藏又呵护,门外面有重兵把守,抽屉里有各种保健良药,过着休闲安逸珍贵的生活。然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像一架机器一样,日日枯坐,夜夜冥想,日复一日,夜以继日,好像生命不是用来生活的,而是用来面壁的,等死的。生命对他们只是意味着对远方的另一位(群)天才的设问或发问,他们在暗无天日的孤独和煎熬中度过每一个白天和夜晚,生意的意义已经盘剥成一个字:问!向遥远的星空的问。向深厚的大地问。搜肠刮肚地问。挖空心思地问。悬梁刺骨地问。咬定青山死不放地问。 造密,解密,这是一种“问”到极致的人生,精彩无限,秘

 

造密,解密,这是一种“问”到极致的人生,精彩无限,秘密无限。和他们相比,我们还有什么可“问”的?但我们还是问,设问,发问,问三问四,问东问西,不休不止。人天生是好奇的,喜欢对无知不解的东西发问。人天生又是脆弱的,喜欢对他人设防、造密,以保护自己。“好问”其实是我们人的一种本能。由此而言,密码科学其实是建立在人本能基础上的一门学科,也正因此它才得已能蓬勃发展。

 

有一群人,对你来说犹如传说,而对我,却亲如弟兄,他们就是密码的制造者和破译者——这是一群以“问”为生的,前者以“设问”为生,把明变成暗,把真变成假,把文字变成天书,把世界变成秘密,把心灵变成黑洞……后者以“答问”为生,与前者对着干,砸烂枷锁,放火烧毁秘密的面纱,正本清源,把问题变成答案,把复杂还原简单,把天书还原为白话。 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们都是人类的精英,有平地拔楼的本领,是金庸笔下的“独孤求败”,半人半仙,半神半鬼。我曾经多次对人说过,破译密码是一个天才努力惴摩另一位天才的“心”的事业。这心不是美丽之心,而是阴谋之心。是万丈深渊。是偷天陷阱。是一个天才葬送另一个天才的坟墓。 这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31680140

  评论这张
 
阅读(191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