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24:西班牙是太极拳大师  

2010-07-09 14:14:00|  分类: 世界杯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物:那是春风带来凛冽的刺骨,是冰雪令屈服的心情渐平静。以往,在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西班牙足球就真的为时已晚了,而从那以后,再觉为时已晚,却是正当时机。这是风暴之后留下的恩遇和运气,当影子成为排山倒海的力气,散漫的空气也成了美酒——他们以风酿酒。 哈维令人极端地想起了四年前的皮尔洛,坚硬的墙壁挡不住流水的侵蚀,羸弱的幻觉难免敲开日子的波澜,在他出球之前,所有防御的想象都是一场浩劫,“须知诸相皆非相,若住无余却有余”,若要阻挡他的传递,也许只有提着酒壶望气的诗人,或者是清晨五点莳花的歌手。因为只有他们,才能与星辰之外的迷握手、交谈。 比利亚是那种一出生就散发着迫人青气的妙人,他没有托雷斯那样迷人的早熟,但却有令世界惊恐的坚定。每场比赛对他而言都是一场革命,风暴摇撼,子弹穿梭,形象蔓延,他的热血永不厌倦。这样的杀手注定不会高绝,这样的杀手同样注定没有冬天。梅斯塔利亚已成过去,诺坎普里满是春风、筵席、佳人……那里的游戏规则是多么的简单。 伊涅斯塔在感激什么呢?这样的景色,这样的细节,难得的一切太过完美。

西班牙队镇定的胜利令我羞愧。 我曾经如此形容西班牙足球:他们的技巧比泰戈尔写诗的手指更加华丽,他们的脚步比张旭挥洒的秃笔更加飘逸,他们曾经赢得了诗人反复而隽永的赞美,却始终与胜利一水隔天涯。如今看来,我看到了他们的过去,却没有看到他们的改变。现在的他们,“弱点”已经成为了“示弱”,万马齐喑是奔腾的前奏,缓慢的节拍是一个或多个少女的哀怨,是柔和中带着决绝,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迎面走来的壮士勒马,不谙世事的少年则由缰而去,壮阔的远方发出叹息——每当这个时候,消瘦的人儿就会变作一根尖锐的芒刺,深深刺进英雄之踵里。他们的目的不是毁灭,而是让对手自我毁灭——正如太极拳大师。 灼热的控制,短促的传接,变幻的节奏,模糊的跑位……这曾是无数足球人的最高理想,譬如1994年的哥伦比亚队,又譬如世纪初的葡萄牙队。但有的人总是明明白白地走向迷茫和幽暗,而另一些人却在不言声中接近神。对于西班牙队而言,2006年,他们在技术层面的实力比之现在并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失败,应该看做是大师齐达内作为对手所赐予的礼 西班牙队镇定的胜利令我羞愧。

我曾经如此形容西班牙足球:他们的技巧比泰戈尔写诗的手指更加华丽,他们的脚步比张旭挥洒的秃笔更加飘逸,他们曾经赢得了诗人反复而隽永的赞美,却始终与胜利一水隔天涯。如今看来,我看到了他们的过去,却没有看到他们的改变。现在的他们,“弱点”已经成为了“示弱”,万马齐喑是奔腾的前奏,缓慢的节拍是一个或多个少女的哀怨,是柔和中带着决绝,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迎面走来的壮士勒马,不谙世事的少年则由缰而去,壮阔的远方发出叹息——每当这个时候,消瘦的人儿就会变作一根尖锐的芒刺,深深刺进英雄之踵里。他们的目的不是毁灭,而是让对手自我毁灭——正如太极拳大师。

物:那是春风带来凛冽的刺骨,是冰雪令屈服的心情渐平静。以往,在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西班牙足球就真的为时已晚了,而从那以后,再觉为时已晚,却是正当时机。这是风暴之后留下的恩遇和运气,当影子成为排山倒海的力气,散漫的空气也成了美酒——他们以风酿酒。 哈维令人极端地想起了四年前的皮尔洛,坚硬的墙壁挡不住流水的侵蚀,羸弱的幻觉难免敲开日子的波澜,在他出球之前,所有防御的想象都是一场浩劫,“须知诸相皆非相,若住无余却有余”,若要阻挡他的传递,也许只有提着酒壶望气的诗人,或者是清晨五点莳花的歌手。因为只有他们,才能与星辰之外的迷握手、交谈。 比利亚是那种一出生就散发着迫人青气的妙人,他没有托雷斯那样迷人的早熟,但却有令世界惊恐的坚定。每场比赛对他而言都是一场革命,风暴摇撼,子弹穿梭,形象蔓延,他的热血永不厌倦。这样的杀手注定不会高绝,这样的杀手同样注定没有冬天。梅斯塔利亚已成过去,诺坎普里满是春风、筵席、佳人……那里的游戏规则是多么的简单。 伊涅斯塔在感激什么呢?这样的景色,这样的细节,难得的一切太过完美。

灼热的控制,短促的传接,变幻的节奏,模糊的跑位……这曾是无数足球人的最高理想,譬如1994物:那是春风带来凛冽的刺骨,是冰雪令屈服的心情渐平静。以往,在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西班牙足球就真的为时已晚了,而从那以后,再觉为时已晚,却是正当时机。这是风暴之后留下的恩遇和运气,当影子成为排山倒海的力气,散漫的空气也成了美酒——他们以风酿酒。 哈维令人极端地想起了四年前的皮尔洛,坚硬的墙壁挡不住流水的侵蚀,羸弱的幻觉难免敲开日子的波澜,在他出球之前,所有防御的想象都是一场浩劫,“须知诸相皆非相,若住无余却有余”,若要阻挡他的传递,也许只有提着酒壶望气的诗人,或者是清晨五点莳花的歌手。因为只有他们,才能与星辰之外的迷握手、交谈。 比利亚是那种一出生就散发着迫人青气的妙人,他没有托雷斯那样迷人的早熟,但却有令世界惊恐的坚定。每场比赛对他而言都是一场革命,风暴摇撼,子弹穿梭,形象蔓延,他的热血永不厌倦。这样的杀手注定不会高绝,这样的杀手同样注定没有冬天。梅斯塔利亚已成过去,诺坎普里满是春风、筵席、佳人……那里的游戏规则是多么的简单。 伊涅斯塔在感激什么呢?这样的景色,这样的细节,难得的一切太过完美。年的哥伦比亚队,又譬如世纪初的葡萄牙队。但有的人总是明明白白地走向迷茫和幽暗,而另一些人却在不言声中接近神。对于西班牙队而言,2006年,他们在技术层面的实力比之现在并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失败,应该看做是大师齐达内作为对手所赐予的礼物:那是春风带来凛冽的刺骨,是冰雪令屈服的心情渐平静。以往,在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西班牙足球就真的为时已晚了,而从那以后,再觉为时已晚,却是正当时机。这是风暴之后留下的恩遇和运气,当影子成为排山倒海的力气,散漫的空气也成了美酒——他们以风酿酒。

西班牙队镇定的胜利令我羞愧。 我曾经如此形容西班牙足球:他们的技巧比泰戈尔写诗的手指更加华丽,他们的脚步比张旭挥洒的秃笔更加飘逸,他们曾经赢得了诗人反复而隽永的赞美,却始终与胜利一水隔天涯。如今看来,我看到了他们的过去,却没有看到他们的改变。现在的他们,“弱点”已经成为了“示弱”,万马齐喑是奔腾的前奏,缓慢的节拍是一个或多个少女的哀怨,是柔和中带着决绝,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迎面走来的壮士勒马,不谙世事的少年则由缰而去,壮阔的远方发出叹息——每当这个时候,消瘦的人儿就会变作一根尖锐的芒刺,深深刺进英雄之踵里。他们的目的不是毁灭,而是让对手自我毁灭——正如太极拳大师。 灼热的控制,短促的传接,变幻的节奏,模糊的跑位……这曾是无数足球人的最高理想,譬如1994年的哥伦比亚队,又譬如世纪初的葡萄牙队。但有的人总是明明白白地走向迷茫和幽暗,而另一些人却在不言声中接近神。对于西班牙队而言,2006年,他们在技术层面的实力比之现在并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失败,应该看做是大师齐达内作为对手所赐予的礼

哈维令人极端地想起了四年前的皮尔洛,坚硬的墙壁挡不住流水的侵蚀,羸弱的幻觉难免敲开日子的波澜,在他出球之前,所有防御的想象都是一场浩劫,“须知诸相皆非相,若住无余却有余”,若要阻挡他的传递,也许只有提着酒壶望气的诗人,或者是清晨五点莳花的歌手。因为只有他们,才能与星辰之外的迷握手、交谈。

物:那是春风带来凛冽的刺骨,是冰雪令屈服的心情渐平静。以往,在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西班牙足球就真的为时已晚了,而从那以后,再觉为时已晚,却是正当时机。这是风暴之后留下的恩遇和运气,当影子成为排山倒海的力气,散漫的空气也成了美酒——他们以风酿酒。 哈维令人极端地想起了四年前的皮尔洛,坚硬的墙壁挡不住流水的侵蚀,羸弱的幻觉难免敲开日子的波澜,在他出球之前,所有防御的想象都是一场浩劫,“须知诸相皆非相,若住无余却有余”,若要阻挡他的传递,也许只有提着酒壶望气的诗人,或者是清晨五点莳花的歌手。因为只有他们,才能与星辰之外的迷握手、交谈。 比利亚是那种一出生就散发着迫人青气的妙人,他没有托雷斯那样迷人的早熟,但却有令世界惊恐的坚定。每场比赛对他而言都是一场革命,风暴摇撼,子弹穿梭,形象蔓延,他的热血永不厌倦。这样的杀手注定不会高绝,这样的杀手同样注定没有冬天。梅斯塔利亚已成过去,诺坎普里满是春风、筵席、佳人……那里的游戏规则是多么的简单。 伊涅斯塔在感激什么呢?这样的景色,这样的细节,难得的一切太过完美。 比利亚是那种一出生就散发着迫人青气的妙人,他没有托雷斯那样迷人的早熟,但却有令世界惊恐的坚定。每场比赛对他而言都是一场革命,风暴摇撼,子弹穿梭,形象蔓延,他的热血永不厌倦。这样的杀手注定不会高绝,这样的杀手同样注定没有冬天。梅斯塔利亚已成过去,诺坎普里满是春风、筵席、佳人……那里的游戏规则是多么的简单。

伊涅斯塔在感激什么呢?这样的景色,这样的细节,难得的一切太过完美。比起师弟梅西,他没有刁钻的奢望和饕餮的修辞,他更在乎的是敏锐,对胜利的敏锐,而非敏锐本身。

他们应该都是还有下一届的人,手握传承的重任,而职业暮年的老将,比如32物:那是春风带来凛冽的刺骨,是冰雪令屈服的心情渐平静。以往,在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西班牙足球就真的为时已晚了,而从那以后,再觉为时已晚,却是正当时机。这是风暴之后留下的恩遇和运气,当影子成为排山倒海的力气,散漫的空气也成了美酒——他们以风酿酒。 哈维令人极端地想起了四年前的皮尔洛,坚硬的墙壁挡不住流水的侵蚀,羸弱的幻觉难免敲开日子的波澜,在他出球之前,所有防御的想象都是一场浩劫,“须知诸相皆非相,若住无余却有余”,若要阻挡他的传递,也许只有提着酒壶望气的诗人,或者是清晨五点莳花的歌手。因为只有他们,才能与星辰之外的迷握手、交谈。 比利亚是那种一出生就散发着迫人青气的妙人,他没有托雷斯那样迷人的早熟,但却有令世界惊恐的坚定。每场比赛对他而言都是一场革命,风暴摇撼,子弹穿梭,形象蔓延,他的热血永不厌倦。这样的杀手注定不会高绝,这样的杀手同样注定没有冬天。梅斯塔利亚已成过去,诺坎普里满是春风、筵席、佳人……那里的游戏规则是多么的简单。 伊涅斯塔在感激什么呢?这样的景色,这样的细节,难得的一切太过完美。岁的普约尔,倘若没能燃尽生命拼搏一次,这将不仅是他们的遗憾,也是足球之肝不可挽回的炎症。他已做到,而最后的90分钟,显然还将继续做下去。

比起师弟梅西,他没有刁钻的奢望和饕餮的修辞,他更在乎的是敏锐,对胜利的敏锐,而非敏锐本身。 他们应该都是还有下一届的人,手握传承的重任,而职业暮年的老将,比如32岁的普约尔,倘若没能燃尽生命拼搏一次,这将不仅是他们的遗憾,也是足球之肝不可挽回的炎症。他已做到,而最后的90分钟,显然还将继续做下去。 本届世界杯已无可挽回地贴上了他们的标签,签语是可怕,而更可怕的是,哈维们还没老,布斯科斯、皮克们便已成熟。南非世界杯对他们而言与四年前的意大利或法国不同,一枚勋章的终点正是梦幻的起点。

本届世界杯已无可挽回地贴上了他们的标签,签语是可怕,而更可怕的是,哈维们还没老,布斯科斯、皮克们便已成熟。南非世界杯对他们而言与四年前的意大利或法国不同,一枚勋章的终点正是梦幻的起点。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55b48c0100jvrm.html) - 世界杯24:西班牙是太极拳大师_麦家_新浪博客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31680140

  评论这张
 
阅读(10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