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之计在于简  

2010-08-10 13:3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养过两只狗。

一只是朋友送的,德牧,名门血统,姿态高贵,仪表堂堂。我不敢慢待,每天都用上好的骨肉款待,有时还喂羊汤、牛奶。渐渐的,它除了精肉细骨一概不食,包括龙骨和猪皮。到后来甚至连超市买来的高价狗粮,它都懒得瞄一眼,像娇生惯 养的小姐,或是满腹怨气的贵妇,而我分明从它慵懒冷漠的眼神里,看到了它深彻的不满和厚重的怨气。

我曾养过两只狗。 一只是朋友送的,德牧,名门血统,姿态高贵,仪表堂堂。我不敢慢待,每天都用上好的骨肉款待,有时还喂羊汤、牛奶。渐渐的,它除了精肉细骨一概不食,包括龙骨和猪皮。到后来甚至连超市买来的高价狗粮,它都懒得瞄一眼,像娇生惯 养的小姐,或是满腹怨气的贵妇,而我分明从它慵懒冷漠的眼神里,看到了它深彻的不满和厚重的怨气。 另外一只,是我在部队时养的狼狗。那时,我任务繁重,只能粗生陋养,想起了给他丢点剩饭菜,想不起就任他自生自灭。日子长了,我发现,我慢待的不是皱纹、芦苇,或其他,我慢待的是真诚,真诚的“朋友”。这位朋友只需一碗粗粝的糙米饭,加上一点点肉末或油腥,就能令其开心、忘怀地快乐,为我们的友情雀跃,神采奕奕,奔跑如风。 我讲他们的事不是为了纪念,为了纪念不是这种写法;当然也不是为了板起脸做批判,那很

另外一只,是我在部队时养的狼狗。那时,我任务繁重,只能粗生陋养,想起了给他丢点剩饭菜,想不起就任他自生自灭。日子长了,我发现,我慢待的不是皱纹、芦苇,或其他,我慢待的是真诚,真诚的“朋友”。这位朋友只需一碗粗粝的糙米饭,加上一点点肉末或油腥,就能令其开心、忘怀地快乐,为我们的友情雀跃,神采奕奕,奔跑如风。

无趣,甚至是傻。我只是想陈述一个道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道理司马光早讲过。 外人看,我名利双收,风光无限。其实,我时时感到沮丧。因为这时代与我的愿望是有距离的,物质的过分泛滥、强势和情感的过于复杂、虚假,歪曲,掩盖、抽离了太多东西,包括公理和常识。我时常想,我们至深的需要不过如冬日的阳光一般和煦、简单,但总有人,太多人,喜欢顶着烈日,化身飞蛾,投向华丽的火焰。我的沮丧不是因为灭亡,相反,人们学会了极端地展览生存,却同样极端地遗忘了幸福之根本——何止是人,我的德牧就是这样,在高标准的物质生活中学会了痛苦,而狼狗却在无声处给了我莫大的温暖和幽远的感悟。 幽远的名字是幸福。 幸福必须是单纯的,单纯一点,欲望就可以少一点。有句成语,叫做欲壑难填,是无上智慧:欲望就是个永远无法满足的东西,如同多米诺骨牌,打开一扇 我讲他们的事不是为了纪念,为了纪念不是这种写法;当然也不是为了板起脸做批判,那很无趣,甚至是傻。我只是想陈述一个道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道理司马光早讲过。

外人看,我名利双收,风光无限。其实,我时时感到沮丧。因为这时代与我的愿望是有距离的,物质的过分泛滥、强势和情感的过于复杂、虚假,歪曲,掩盖、抽离了太多东西,包括公理和常识。我时常想,我们至深的需要不过如冬日的阳光一般和煦、简单,但总有人,太多人,喜欢顶着烈日,化身飞蛾,投向华丽的火焰。我的沮丧不是因为灭亡,相反,人们学会了极端地展览生存,却同样极端地遗忘了幸福之根本——何止是人,我的德牧就是这样,在高标准的物质生活中学会了痛苦,而狼狗却在无声处给了我莫大的温暖和幽远的感悟。

我曾养过两只狗。 一只是朋友送的,德牧,名门血统,姿态高贵,仪表堂堂。我不敢慢待,每天都用上好的骨肉款待,有时还喂羊汤、牛奶。渐渐的,它除了精肉细骨一概不食,包括龙骨和猪皮。到后来甚至连超市买来的高价狗粮,它都懒得瞄一眼,像娇生惯 养的小姐,或是满腹怨气的贵妇,而我分明从它慵懒冷漠的眼神里,看到了它深彻的不满和厚重的怨气。 另外一只,是我在部队时养的狼狗。那时,我任务繁重,只能粗生陋养,想起了给他丢点剩饭菜,想不起就任他自生自灭。日子长了,我发现,我慢待的不是皱纹、芦苇,或其他,我慢待的是真诚,真诚的“朋友”。这位朋友只需一碗粗粝的糙米饭,加上一点点肉末或油腥,就能令其开心、忘怀地快乐,为我们的友情雀跃,神采奕奕,奔跑如风。 我讲他们的事不是为了纪念,为了纪念不是这种写法;当然也不是为了板起脸做批判,那很

幽远的名字是幸福。

幸福必须是单纯的,单纯一点,欲望就可以少一点。有句成语,叫做欲壑难填,是无上智慧:欲望就是个永远无法满足的东西,如同多米诺骨牌,打开一扇门,紧接着其他的门跟着就打开了。而绝大部分欲望是无用的,只会让你的生活变得复杂,一复杂就会茫然。太多现代人少了思考,很多问题他们是不问的,生活节奏太快,没有时间去问。人们总是在不停地往前冲,以为前面有很多东西在等待我们,其实,很多东西是在我们身后。我们是应该停下来等一等被我们落在身后的灵魂。

我一直认为,满足欲望的最好方式就是关闭欲望之门,正如古人所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31680140

  评论这张
 
阅读(10731)|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