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需要诗意的生活  

2010-08-20 20:3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记忆。 啊,原来你依然还记得竹喧归浣女的闹热,我也毕竟没有忘记临风听暮蝉的闲适。原来那些平淡而缓慢的往事,不必刻意,也无需雕饰,就在偶尔一声熟悉的音节或是悄然一滴感动的眼泪里,便捎来了久违的幸福与深深的愉悦——而我们此刻静静闲话好时光,不也正是为了下一刻的温暖而尽情倾注? 一缕微笑绽开,又凝固;一位行人走来,又远去。但是朋友,请记住,无论时代变幻,无论风云散聚,我们的日子,总是需要诗意的滋润和祝福。 XN记忆。 啊,原来你依然还记得竹喧归浣女的闹热,我也毕竟没有忘记临风听暮蝉的闲适。原来那些平淡而缓慢的往事,不必刻意,也无需雕饰,就在偶尔一声熟悉的音节或是悄然一滴感动的眼泪里,便捎来了久违的幸福与深深的愉悦——而我们此刻静静闲话好时光,不也正是为了下一刻的温暖而尽情倾注? 一缕微笑绽开,又凝固;一位行人走来,又远去。但是朋友,请记住,无论时代变幻,无论风云散聚,我们的日子,总是需要诗意的滋润和祝福。 或我自己

 

记忆。 啊,原来你依然还记得竹喧归浣女的闹热,我也毕竟没有忘记临风听暮蝉的闲适。原来那些平淡而缓慢的往事,不必刻意,也无需雕饰,就在偶尔一声熟悉的音节或是悄然一滴感动的眼泪里,便捎来了久违的幸福与深深的愉悦——而我们此刻静静闲话好时光,不也正是为了下一刻的温暖而尽情倾注? 一缕微笑绽开,又凝固;一位行人走来,又远去。但是朋友,请记住,无论时代变幻,无论风云散聚,我们的日子,总是需要诗意的滋润和祝福。 ——致X或N或我自己 三月,一片树叶绿了,一朵桃花红了,一团柳絮飞过,一颗种子发芽,一寸流水欢快,一个脚步轻盈……这一切多美。哪怕这美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将来的十月萧瑟,没有关系,那时候天高云淡,背影金黄,那时候“秋风晚来急”。 季节交替着枯荣悲喜,岁月诗情画意。但是,那些曾经高唱关关雎鸠的人们,在今天这个时代,却主动扛着道德的巨石,脚踏疲惫的布鞋,拖上虚无的阴影,一路正逃离。人们优雅的舌头开始苍白,开始学会了嘲弄,不知其所来兮亦不知其所终。在这个时代极端的,迅猛的,皮包骨头的进步中,人们天生近视的视界渐渐得到宽阔,一度博大的胸怀却日益狭窄,正如梦不由自主地投向内敛节制(譬如从理想、爱情到吃穿住行),但行为却总是在奋发图强地荒诞离奇。 朋友,无奈啊,真是无奈。 我们年轻的时候,不安的钢笔习惯于高声倾诉消逝的光阴和人物,为了黄三月,一片树叶绿了,一朵桃花红了,一团柳絮飞过,一颗种子发芽,一寸流水欢快,一个脚步轻盈……这一切多美。哪怕这美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将来的十月萧瑟,没有关系,那时候天高云淡,背影金黄,那时候“秋风晚来急”。

昏唯美的失落,或是午夜冰凉的温柔。到了今天,日子惊涛拍岸,我们业已麻木的身体唯有做出“不动如山”的姿态,迎接莫名的疾风和荒唐的骤雨。哪怕手掌与手套劫后相遇,哪怕红酒与酒杯久别重逢,激动和激动的修饰语依旧光风霁月,薄如蝉翼。一切虚妄,唯有键盘和芯片在小心、周密地计算着代价与利益。 一幢体面的房子建起来了,一辆耀眼的轿车开走了,一个精彩开头的故事,结局却昭示着苍白和平淡无奇。我突然注意到那双二十年前,在花房姑娘的背影里潸然泪下的眼睛,如今竟仿佛大理石般冰冷坚定。岁月没有改变它的轮廓与棱角,岁月只带走了它的生气与活力。 这是怎样的朝三暮四!这是怎样的世态炎凉! 当所有的生命体征与支票上红色的数字合二为一,当活着的意义在于加勒比的烟草或是陈年的酒精,朋友,也许是时候了,我们该相约一起,泡上一壶粗茶,背靠竹椅,纳起晚凉,聊一聊关于灯笼或者风筝的季节交替着枯荣悲喜,岁月诗情画意。但是,那些曾经高唱关关雎鸠的人们,在今天这个时代,却主动扛着道德的巨石,脚踏疲惫的布鞋,拖上虚无的阴影,一路正逃离。人们优雅的舌头开始苍白,开始学会了嘲弄,不知其所来兮亦不知其所终。在这个时代极端的,迅猛的,皮包骨头的进步中,人们天生近视的视界渐渐得到宽阔,一度博大的胸怀却日益狭窄,正如梦不由自主地投向内敛节制(譬如从理想、爱情到吃穿住行),但行为却总是在奋发图强地荒诞离奇。

昏唯美的失落,或是午夜冰凉的温柔。到了今天,日子惊涛拍岸,我们业已麻木的身体唯有做出“不动如山”的姿态,迎接莫名的疾风和荒唐的骤雨。哪怕手掌与手套劫后相遇,哪怕红酒与酒杯久别重逢,激动和激动的修饰语依旧光风霁月,薄如蝉翼。一切虚妄,唯有键盘和芯片在小心、周密地计算着代价与利益。 一幢体面的房子建起来了,一辆耀眼的轿车开走了,一个精彩开头的故事,结局却昭示着苍白和平淡无奇。我突然注意到那双二十年前,在花房姑娘的背影里潸然泪下的眼睛,如今竟仿佛大理石般冰冷坚定。岁月没有改变它的轮廓与棱角,岁月只带走了它的生气与活力。 这是怎样的朝三暮四!这是怎样的世态炎凉! 当所有的生命体征与支票上红色的数字合二为一,当活着的意义在于加勒比的烟草或是陈年的酒精,朋友,也许是时候了,我们该相约一起,泡上一壶粗茶,背靠竹椅,纳起晚凉,聊一聊关于灯笼或者风筝的朋友,无奈啊,真是无奈。

我们年轻的时候,不安的钢笔习惯于高声倾诉消逝的光阴和人物,为了黄昏唯美的失落,或是午夜冰凉的温柔。到了今天,日子惊涛拍岸,我们业已麻木的身体唯有做出“不动如山”的姿态,迎接莫名的疾风和荒唐的骤雨。哪怕手掌与手套劫后相遇,哪怕红酒与酒杯久别重逢,激动和激动的修饰语依旧光风霁月,薄如蝉翼。一切虚妄,唯有键盘和芯片在小心、周密地计算着代价与利益。

——致X或N或我自己 三月,一片树叶绿了,一朵桃花红了,一团柳絮飞过,一颗种子发芽,一寸流水欢快,一个脚步轻盈……这一切多美。哪怕这美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将来的十月萧瑟,没有关系,那时候天高云淡,背影金黄,那时候“秋风晚来急”。 季节交替着枯荣悲喜,岁月诗情画意。但是,那些曾经高唱关关雎鸠的人们,在今天这个时代,却主动扛着道德的巨石,脚踏疲惫的布鞋,拖上虚无的阴影,一路正逃离。人们优雅的舌头开始苍白,开始学会了嘲弄,不知其所来兮亦不知其所终。在这个时代极端的,迅猛的,皮包骨头的进步中,人们天生近视的视界渐渐得到宽阔,一度博大的胸怀却日益狭窄,正如梦不由自主地投向内敛节制(譬如从理想、爱情到吃穿住行),但行为却总是在奋发图强地荒诞离奇。 朋友,无奈啊,真是无奈。 我们年轻的时候,不安的钢笔习惯于高声倾诉消逝的光阴和人物,为了黄一幢体面的房子建起来了,一辆耀眼的轿车开走了,一个精彩开头的故事,结局却昭示着苍白和平淡无奇。我突然注意到那双二十年前,在花房姑娘的背影里潸然泪下的眼睛,如今竟仿佛大理石般冰冷坚定。岁月没有改变它的轮廓与棱角,岁月只带走了它的生气与活力。

这是怎样的朝三暮四!这是怎样的世态炎凉!

昏唯美的失落,或是午夜冰凉的温柔。到了今天,日子惊涛拍岸,我们业已麻木的身体唯有做出“不动如山”的姿态,迎接莫名的疾风和荒唐的骤雨。哪怕手掌与手套劫后相遇,哪怕红酒与酒杯久别重逢,激动和激动的修饰语依旧光风霁月,薄如蝉翼。一切虚妄,唯有键盘和芯片在小心、周密地计算着代价与利益。 一幢体面的房子建起来了,一辆耀眼的轿车开走了,一个精彩开头的故事,结局却昭示着苍白和平淡无奇。我突然注意到那双二十年前,在花房姑娘的背影里潸然泪下的眼睛,如今竟仿佛大理石般冰冷坚定。岁月没有改变它的轮廓与棱角,岁月只带走了它的生气与活力。 这是怎样的朝三暮四!这是怎样的世态炎凉! 当所有的生命体征与支票上红色的数字合二为一,当活着的意义在于加勒比的烟草或是陈年的酒精,朋友,也许是时候了,我们该相约一起,泡上一壶粗茶,背靠竹椅,纳起晚凉,聊一聊关于灯笼或者风筝的当所有的生命体征与支票上红色的数字合二为一,当活着的意义在于加勒比的烟草或是陈年的酒精,朋友,也许是时候了,我们该相约一起,泡上一壶粗茶,背靠竹椅,纳起晚凉,聊一聊关于灯笼或者风筝的记忆。

啊,原来你依然还记得竹喧归浣女的闹热,我也毕竟没有忘记临风听暮蝉的闲适。原来那些平淡而缓慢的往事,不必刻意,也无需雕饰,就在偶尔一声熟悉的音节或是悄然一滴感动的眼泪里,便捎来了久违的幸福与深深的愉悦——而我们此刻静静闲话好时光,不也正是为了下一刻的温暖而尽情倾注?

一缕微笑绽开,又凝固;一位行人走来,又远去。但是朋友,请记住,无论时代变幻,无论风云散聚,我们的日子,总是需要诗意的滋润和祝福。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31680140

  评论这张
 
阅读(358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