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刀尖》为什么零首印零首付  

2011-11-21 09:02: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刀尖》为什么零首印零首付 昨天在西单图书大厦《刀尖》的新书发布会上,记者提的第一个问题就很犀利:据出版人沈浩波透露,《刀尖》是零首印零首付,这是否属实?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因为对我来说,这不是件“光彩事”。但既然“风声在外”,遮遮掩掩也不是个办法,说出来至少可讨个“坦率”。甚至,深层次我觉得,这件事于我、于作家、于出版界,或许还有值得思考、总结的地方。所以,不妨实话实说。 所谓零首印和零首付,不是说白给稿子不收钱,而是在首印数和预付问题上,作者不做任何要求。我记得《刀尖》是交稿在先,签合同在后。这本来是很正常的程序,但现在变得很稀罕了,尤其是对畅销书作家。这些年我的书卖得不错,稿子不交,向出版方要个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是有资格的。据我所知,以前磨铁在与畅销书作家签订合同时,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说,我是有资格要一笔钱的。那么,我为什么要放弃所谓的“资格”或“权力”,来“零首印”和“零首付”? 简单说,原因有三个: 一,是出于我对磨铁的了解和信任。我和沈浩波是多年朋友,与磨铁也曾多次合作过,自认为是比较了解他公司。作为民营出版商,这些年磨铁的发展势头很好,他们做大了,而且不满足,还想做得更大,我想不

《刀尖》为什么零首印零首付

       

。你缺德,我更不信任,更要一口高价。长此下去,无论对出版业还是对作者来说,都不是好事,其后果一定是两败俱伤。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尽我所能保持这种坚持,作品有多少市场,值多少钱,让市场去决断和证明,而不是首印量和预付金。这不但能让那些名作家、畅销书作者更好地定位自己,克制自己,也能给更多没名气的新人以公平发展的机会。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好吧,我做我的,你说你的,无所谓的。说到底,我并不敢抱有改变整个大气候的使命感,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振臂高呼。我只是希望作为一名正常的写作者,尽可能正常地改变一下自己。这年月,谁都改变不了谁,但至少可以改变自己。

昨天在西单图书大厦《刀尖》的新书发布会上,记者提的第一个问题就很犀利:据出版人沈浩波透露,《刀尖》是零首印零首付,这是否属实?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因为对我来说,这不是件光彩事。但既然风声在外至于为了一点小利益,耍小聪明,赌上自己的口碑。作为朋友,我知道沈浩波这些年为公司规范运作做了不少努力,他有更大的抱负,一心想给公司铺排出一条前景远大的“阳光路”。这种情况下,与其为所谓的身价斤斤计较,不如给他们一份信任。我觉得,这份信任是作家和出版方之间应该建立的,建立了这样的信任,对作者和出版方实是双赢。 二,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或许有不少人还记得,《风语》千万版税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说实话,我看到这则消息时非但不得意,反感到羞愧,给人感觉我是为钱写作。老实说,我有钱,我不会为钱写作,我也没有弱智到要用钱来捍卫自己作品的尊严。拿作家的钱来说事是滑稽的,比如什么作家富豪榜,一两百万也叫富豪,真正叫那些真正的富豪笑掉牙了。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以我的人脉和能力,我要挣钱,不写作肯定会挣得更多。我要把投入到写作中的精力拿去挣钱,我觉得多少钱都可能挣得来。可我还是喜欢写作,因为会挣钱的人太多了,多我一个有什么意思呢? 三,说句大话,我觉得,作家和出版方应该建立透明直接的关系,一种健康的关系:作者和出版方彼此尊重,双方信任。但现在偏偏这种健康的关系越来越少见,作者高要价,出版方之间恶性竞价。恶性要价和竞价的结果是什么?出版风险增大,为了减小风险,有时不免做出无德之事,遮遮掩掩也不是个办法,说出来至少可讨个坦率。甚至,深层次我觉得,这件事于我、于作家、于出版界,或许还有值得思考、总结的地方。所以,不妨实话实说。

 

《刀尖》为什么零首印零首付 昨天在西单图书大厦《刀尖》的新书发布会上,记者提的第一个问题就很犀利:据出版人沈浩波透露,《刀尖》是零首印零首付,这是否属实?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因为对我来说,这不是件“光彩事”。但既然“风声在外”,遮遮掩掩也不是个办法,说出来至少可讨个“坦率”。甚至,深层次我觉得,这件事于我、于作家、于出版界,或许还有值得思考、总结的地方。所以,不妨实话实说。 所谓零首印和零首付,不是说白给稿子不收钱,而是在首印数和预付问题上,作者不做任何要求。我记得《刀尖》是交稿在先,签合同在后。这本来是很正常的程序,但现在变得很稀罕了,尤其是对畅销书作家。这些年我的书卖得不错,稿子不交,向出版方要个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是有资格的。据我所知,以前磨铁在与畅销书作家签订合同时,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说,我是有资格要一笔钱的。那么,我为什么要放弃所谓的“资格”或“权力”,来“零首印”和“零首付”? 简单说,原因有三个: 一,是出于我对磨铁的了解和信任。我和沈浩波是多年朋友,与磨铁也曾多次合作过,自认为是比较了解他公司。作为民营出版商,这些年磨铁的发展势头很好,他们做大了,而且不满足,还想做得更大,我想不

所谓零首印和零首付,不是说白给稿子不收钱,而是在首印数和预付问题上,作者不做任何要求。我记得《刀尖》是交稿在先,签合同在后。这本来是很正常的程序,但现在变得很稀罕了,尤其是对畅销书作家。这些年我的书卖得不错,稿子不交,向出版方要个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是有资格的。据我所知,以前磨铁在与畅销书作家签订合同时,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说,我是有资格要一笔钱的。那么,我为什么要放弃所谓的资格至于为了一点小利益,耍小聪明,赌上自己的口碑。作为朋友,我知道沈浩波这些年为公司规范运作做了不少努力,他有更大的抱负,一心想给公司铺排出一条前景远大的“阳光路”。这种情况下,与其为所谓的身价斤斤计较,不如给他们一份信任。我觉得,这份信任是作家和出版方之间应该建立的,建立了这样的信任,对作者和出版方实是双赢。 二,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或许有不少人还记得,《风语》千万版税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说实话,我看到这则消息时非但不得意,反感到羞愧,给人感觉我是为钱写作。老实说,我有钱,我不会为钱写作,我也没有弱智到要用钱来捍卫自己作品的尊严。拿作家的钱来说事是滑稽的,比如什么作家富豪榜,一两百万也叫富豪,真正叫那些真正的富豪笑掉牙了。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以我的人脉和能力,我要挣钱,不写作肯定会挣得更多。我要把投入到写作中的精力拿去挣钱,我觉得多少钱都可能挣得来。可我还是喜欢写作,因为会挣钱的人太多了,多我一个有什么意思呢? 三,说句大话,我觉得,作家和出版方应该建立透明直接的关系,一种健康的关系:作者和出版方彼此尊重,双方信任。但现在偏偏这种健康的关系越来越少见,作者高要价,出版方之间恶性竞价。恶性要价和竞价的结果是什么?出版风险增大,为了减小风险,有时不免做出无德之事权力,来零首印。你缺德,我更不信任,更要一口高价。长此下去,无论对出版业还是对作者来说,都不是好事,其后果一定是两败俱伤。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尽我所能保持这种坚持,作品有多少市场,值多少钱,让市场去决断和证明,而不是首印量和预付金。这不但能让那些名作家、畅销书作者更好地定位自己,克制自己,也能给更多没名气的新人以公平发展的机会。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好吧,我做我的,你说你的,无所谓的。说到底,我并不敢抱有改变整个大气候的使命感,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振臂高呼。我只是希望作为一名正常的写作者,尽可能正常地改变一下自己。这年月,谁都改变不了谁,但至少可以改变自己。 零首付

至于为了一点小利益,耍小聪明,赌上自己的口碑。作为朋友,我知道沈浩波这些年为公司规范运作做了不少努力,他有更大的抱负,一心想给公司铺排出一条前景远大的“阳光路”。这种情况下,与其为所谓的身价斤斤计较,不如给他们一份信任。我觉得,这份信任是作家和出版方之间应该建立的,建立了这样的信任,对作者和出版方实是双赢。 二,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或许有不少人还记得,《风语》千万版税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说实话,我看到这则消息时非但不得意,反感到羞愧,给人感觉我是为钱写作。老实说,我有钱,我不会为钱写作,我也没有弱智到要用钱来捍卫自己作品的尊严。拿作家的钱来说事是滑稽的,比如什么作家富豪榜,一两百万也叫富豪,真正叫那些真正的富豪笑掉牙了。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以我的人脉和能力,我要挣钱,不写作肯定会挣得更多。我要把投入到写作中的精力拿去挣钱,我觉得多少钱都可能挣得来。可我还是喜欢写作,因为会挣钱的人太多了,多我一个有什么意思呢? 三,说句大话,我觉得,作家和出版方应该建立透明直接的关系,一种健康的关系:作者和出版方彼此尊重,双方信任。但现在偏偏这种健康的关系越来越少见,作者高要价,出版方之间恶性竞价。恶性要价和竞价的结果是什么?出版风险增大,为了减小风险,有时不免做出无德之事

    

    简单说,原因有三个:

 

一,是出于我对磨铁的了解和信任。我和沈浩波是多年朋友,与磨铁也曾多次合作过,自认为是比较了解他公司。作为民营出版商,这些年磨铁的发展势头很好,他们做大了,而且不满足,还想做得更大,我想不至于为了一点小利益,耍小聪明,赌上自己的口碑。作为朋友,我知道沈浩波这些年为公司规范运作做了不少努力,他有更大的抱负,一心想给公司铺排出一条前景远大的 《刀尖》为什么零首印零首付 昨天在西单图书大厦《刀尖》的新书发布会上,记者提的第一个问题就很犀利:据出版人沈浩波透露,《刀尖》是零首印零首付,这是否属实?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因为对我来说,这不是件“光彩事”。但既然“风声在外”,遮遮掩掩也不是个办法,说出来至少可讨个“坦率”。甚至,深层次我觉得,这件事于我、于作家、于出版界,或许还有值得思考、总结的地方。所以,不妨实话实说。 所谓零首印和零首付,不是说白给稿子不收钱,而是在首印数和预付问题上,作者不做任何要求。我记得《刀尖》是交稿在先,签合同在后。这本来是很正常的程序,但现在变得很稀罕了,尤其是对畅销书作家。这些年我的书卖得不错,稿子不交,向出版方要个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是有资格的。据我所知,以前磨铁在与畅销书作家签订合同时,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说,我是有资格要一笔钱的。那么,我为什么要放弃所谓的“资格”或“权力”,来“零首印”和“零首付”? 简单说,原因有三个: 一,是出于我对磨铁的了解和信任。我和沈浩波是多年朋友,与磨铁也曾多次合作过,自认为是比较了解他公司。作为民营出版商,这些年磨铁的发展势头很好,他们做大了,而且不满足,还想做得更大,我想不阳光路。这种情况下,与其为所谓的身价斤斤计较,不如给他们一份信任。我觉得,这份信任是作家和出版方之间应该建立的,建立了这样的信任,对作者和出版方实是双赢。

《刀尖》为什么零首印零首付 昨天在西单图书大厦《刀尖》的新书发布会上,记者提的第一个问题就很犀利:据出版人沈浩波透露,《刀尖》是零首印零首付,这是否属实?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因为对我来说,这不是件“光彩事”。但既然“风声在外”,遮遮掩掩也不是个办法,说出来至少可讨个“坦率”。甚至,深层次我觉得,这件事于我、于作家、于出版界,或许还有值得思考、总结的地方。所以,不妨实话实说。 所谓零首印和零首付,不是说白给稿子不收钱,而是在首印数和预付问题上,作者不做任何要求。我记得《刀尖》是交稿在先,签合同在后。这本来是很正常的程序,但现在变得很稀罕了,尤其是对畅销书作家。这些年我的书卖得不错,稿子不交,向出版方要个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是有资格的。据我所知,以前磨铁在与畅销书作家签订合同时,高额的起印量和预付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说,我是有资格要一笔钱的。那么,我为什么要放弃所谓的“资格”或“权力”,来“零首印”和“零首付”? 简单说,原因有三个: 一,是出于我对磨铁的了解和信任。我和沈浩波是多年朋友,与磨铁也曾多次合作过,自认为是比较了解他公司。作为民营出版商,这些年磨铁的发展势头很好,他们做大了,而且不满足,还想做得更大,我想不

 

二,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或许有不少人还记得,《风语》千万版税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说实话,我看到这则消息时非但不得意,反感到羞愧,给人感觉我是为钱写作。老实说,我有钱,我不会为钱写作,我也没有弱智到要用钱来捍卫自己作品的尊严。拿作家的钱来说事是滑稽的,比如什么作家富豪榜,一两百万也叫富豪,真正叫那些真正的富豪笑掉牙了。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以我的人脉和能力,我要挣钱,不写作肯定会挣得更多。我要把投入到写作中的精力拿去挣钱,我觉得多少钱都可能挣得来。可我还是喜欢写作,因为会挣钱的人太多了,多我一个有什么意思呢? 

。你缺德,我更不信任,更要一口高价。长此下去,无论对出版业还是对作者来说,都不是好事,其后果一定是两败俱伤。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尽我所能保持这种坚持,作品有多少市场,值多少钱,让市场去决断和证明,而不是首印量和预付金。这不但能让那些名作家、畅销书作者更好地定位自己,克制自己,也能给更多没名气的新人以公平发展的机会。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好吧,我做我的,你说你的,无所谓的。说到底,我并不敢抱有改变整个大气候的使命感,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振臂高呼。我只是希望作为一名正常的写作者,尽可能正常地改变一下自己。这年月,谁都改变不了谁,但至少可以改变自己。

 

三,说句大话,我觉得,作家和出版方应该建立透明直接的关系,一种健康的关系:作者和出版方彼此尊重,双方信任。但现在偏偏这种健康的关系越来越少见,作者高要价,出版方之间恶性竞价。恶性要价和竞价的结果是什么?出版风险增大,为了减小风险,有时不免做出无德之事。你缺德,我更不信任,更要一口高价。长此下去,无论对出版业还是对作者来说,都不是好事,其后果一定是两败俱伤。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尽我所能保持这种坚持,作品有多少市场,值多少钱,让市场去决断和证明,而不是首印量和预付金。这不但能让那些名作家、畅销书作者更好地定位自己,克制自己,也能给更多没名气的新人以公平发展的机会。

。你缺德,我更不信任,更要一口高价。长此下去,无论对出版业还是对作者来说,都不是好事,其后果一定是两败俱伤。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尽我所能保持这种坚持,作品有多少市场,值多少钱,让市场去决断和证明,而不是首印量和预付金。这不但能让那些名作家、畅销书作者更好地定位自己,克制自己,也能给更多没名气的新人以公平发展的机会。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好吧,我做我的,你说你的,无所谓的。说到底,我并不敢抱有改变整个大气候的使命感,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振臂高呼。我只是希望作为一名正常的写作者,尽可能正常地改变一下自己。这年月,谁都改变不了谁,但至少可以改变自己。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痛。好吧,我做我的,你说你的,无所谓的。说到底,我并不敢抱有改变整个大气候的使命感,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振臂高呼。我只是希望作为一名正常的写作者,尽可能正常地改变一下自己。这年月,谁都改变不了谁,但至少可以改变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11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