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刀尖》之六:《刀之阴面》在阿里巴巴光明顶亮相  

2012-01-06 22:39: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

《刀尖》之六:《刀之阴面》在阿里巴巴光明顶亮相 - 麦家 - 麦家

 

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刀尖》分,他们所重的不是私欲,而是民生国运。 正是历史上这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侠”,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比虚构作品中厚重得多的传奇。如果没有这些人在关键时刻,关键位置体现出来的侠肝义胆,乱世难了,老百姓不知几时得享太平。 作为忠实记录这些特殊侠士的作品,《刀尖:刀之阳面》和《刀尖:刀之阴面》这两本系列书,从内容到名字都颇有侠味,所以这次阴面在阿里巴巴的光明顶首发,也确实有点儿意味深长。 除此之外,侠还有扬善镇恶的意思。 顺理成章的,我的出版方磨铁和阿里巴巴总裁助理陈伟,信息安全部的镇恶,聚划算的CEO慧空,一起搞了个打击盗版的刀尖行动。 听起来似乎有点务虚,但刀尖行动的成果却是实打实的。事实上,对于打击盗版,保护知识产权,阿里巴巴一直都有动作,去年年底的数据就很让人叹为观止,而这次以《刀尖》为首的一些畅销书品种,他们又在淘宝上做了一次彻底巡查,删除了大量销售资质不合格的,质量不过关的书。 或许阿里巴巴此举对某些群体来说不算个好消息,对一些已养成盗版书阅读习惯的读者来说,甚至有池鱼之殃的错觉。但从一名写作者的角度看,多几次扬善祛恶的刀尖行动,无疑是对维护作家权益最给力的支持之一。 只有写作者知道写作者的难处,每一部作品都像怀胎十月历经痛楚和欢乐破茧而出的骨肉,其中更是有些作者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字上。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他们所重的不是私欲,而是民生国运。 正是历史上这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侠”,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比虚构作品中厚重得多的传奇。如果没有这些人在关键时刻,关键位置体现出来的侠肝义胆,乱世难了,老百姓不知几时得享太平。 作为忠实记录这些特殊侠士的作品,《刀尖:刀之阳面》和《刀尖:刀之阴面》这两本系列书,从内容到名字都颇有侠味,所以这次阴面在阿里巴巴的光明顶首发,也确实有点儿意味深长。 除此之外,侠还有扬善镇恶的意思。 顺理成章的,我的出版方磨铁和阿里巴巴总裁助理陈伟,信息安全部的镇恶,聚划算的CEO慧空,一起搞了个打击盗版的刀尖行动。 听起来似乎有点务虚,但刀尖行动的成果却是实打实的。事实上,对于打击盗版,保护知识产权,阿里巴巴一直都有动作,去年年底的数据就很让人叹为观止,而这次以《刀尖》为首的一些畅销书品种,他们又在淘宝上做了一次彻底巡查,删除了大量销售资质不合格的,质量不过关的书。 或许阿里巴巴此举对某些群体来说不算个好消息,对一些已养成盗版书阅读习惯的读者来说,甚至有池鱼之殃的错觉。但从一名写作者的角度看,多几次扬善祛恶的刀尖行动,无疑是对维护作家权益最给力的支持之一。 只有写作者知道写作者的难处,每一部作品都像怀胎十月历经痛楚和欢乐破茧而出的骨肉,其中更是有些作者,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为国为民四个字。

 

,他们所重的不是私欲,而是民生国运。 正是历史上这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侠”,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比虚构作品中厚重得多的传奇。如果没有这些人在关键时刻,关键位置体现出来的侠肝义胆,乱世难了,老百姓不知几时得享太平。 作为忠实记录这些特殊侠士的作品,《刀尖:刀之阳面》和《刀尖:刀之阴面》这两本系列书,从内容到名字都颇有侠味,所以这次阴面在阿里巴巴的光明顶首发,也确实有点儿意味深长。 除此之外,侠还有扬善镇恶的意思。 顺理成章的,我的出版方磨铁和阿里巴巴总裁助理陈伟,信息安全部的镇恶,聚划算的CEO慧空,一起搞了个打击盗版的刀尖行动。 听起来似乎有点务虚,但刀尖行动的成果却是实打实的。事实上,对于打击盗版,保护知识产权,阿里巴巴一直都有动作,去年年底的数据就很让人叹为观止,而这次以《刀尖》为首的一些畅销书品种,他们又在淘宝上做了一次彻底巡查,删除了大量销售资质不合格的,质量不过关的书。 或许阿里巴巴此举对某些群体来说不算个好消息,对一些已养成盗版书阅读习惯的读者来说,甚至有池鱼之殃的错觉。但从一名写作者的角度看,多几次扬善祛恶的刀尖行动,无疑是对维护作家权益最给力的支持之一。 只有写作者知道写作者的难处,每一部作品都像怀胎十月历经痛楚和欢乐破茧而出的骨肉,其中更是有些作者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他们所重的不是私欲,而是民生国运。

 

正是历史上这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他们所重的不是私欲,而是民生国运。 正是历史上这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侠”,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比虚构作品中厚重得多的传奇。如果没有这些人在关键时刻,关键位置体现出来的侠肝义胆,乱世难了,老百姓不知几时得享太平。 作为忠实记录这些特殊侠士的作品,《刀尖:刀之阳面》和《刀尖:刀之阴面》这两本系列书,从内容到名字都颇有侠味,所以这次阴面在阿里巴巴的光明顶首发,也确实有点儿意味深长。 除此之外,侠还有扬善镇恶的意思。 顺理成章的,我的出版方磨铁和阿里巴巴总裁助理陈伟,信息安全部的镇恶,聚划算的CEO慧空,一起搞了个打击盗版的刀尖行动。 听起来似乎有点务虚,但刀尖行动的成果却是实打实的。事实上,对于打击盗版,保护知识产权,阿里巴巴一直都有动作,去年年底的数据就很让人叹为观止,而这次以《刀尖》为首的一些畅销书品种,他们又在淘宝上做了一次彻底巡查,删除了大量销售资质不合格的,质量不过关的书。 或许阿里巴巴此举对某些群体来说不算个好消息,对一些已养成盗版书阅读习惯的读者来说,甚至有池鱼之殃的错觉。但从一名写作者的角度看,多几次扬善祛恶的刀尖行动,无疑是对维护作家权益最给力的支持之一。 只有写作者知道写作者的难处,每一部作品都像怀胎十月历经痛楚和欢乐破茧而出的骨肉,其中更是有些作者,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比虚构作品中厚重得多的传奇。如果没有这些人在关键时刻,关键位置体现出来的侠肝义胆,乱世难了,老百姓不知几时得享太平。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

作为忠实记录这些特殊侠士的作品,《刀尖:刀之阳面》和《刀尖:刀之阴面》这两本系列书,从内容到名字都颇有侠味,所以这次阴面在阿里巴巴的光明顶首发,也确实有点儿意味深长。

 

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除此之外,侠还有扬善镇恶的意思。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

顺理成章的,我的出版方磨铁和阿里巴巴总裁助理陈伟,信息安全部的镇恶,聚划算的CEO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慧空,一起搞了个打击盗版的刀尖行动。

 

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听起来似乎有点务虚,但刀尖行动的成果却是实打实的。事实上,对于打击盗版,保护知识产权,阿里巴巴一直都有动作,去年年底的数据就很让人叹为观止,而这次以《刀尖》为首的一些畅销书品种,他们又在淘宝上做了一次彻底巡查,删除了大量销售资质不合格的,质量不过关的书。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 或许阿里巴巴此举对某些群体来说不算个好消息,对一些已养成盗版书阅读习惯的读者来说,甚至有池鱼之殃的错觉。但从一名写作者的角度看,多几次扬善祛恶的刀尖行动,无疑是对维护作家权益最给力的支持之一。

 

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只有写作者知道写作者的难处,每一部作品都像怀胎十月历经痛楚和欢乐破茧而出的骨肉,其中更是有些作者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的作品,怀了几十个月,甚至几十年,几乎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一旦落地成形,有些劳心的作者在整个配合宣传的过程中,又如同是陪着孩子成长了一次。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等到长大成人,这时候盗版商就来了,干的事等同于人口贩子,把这些美好的孩子全都一气拐走,器官分离,胳臂腿心肝肾的一顿乱卖。真叫人咬牙切齿。

 

有时候觉得,这类价值观的建立只能从源头开始,如果一名作者自己都不重视版权保护,如何能指望盗版商的良心发现和读者的幡然觉悟。反过来,徒有作者苦心孤诣地呼声也远远不够,师出有名时,就需要包括出版方,发行方,销售终端整个供应链中侠肝义胆的侠客们施以援手,组成镇恶联盟,共同维护文化江湖的正义。

 

《刀尖》分“阴阳”两部,上个月20日《刀尖:刀之阳面》在北京首发,上市四十多天,毁誉参半,不乏有人指责我是“文学的堕落”。也许是堕落了,引人围观吧,一个多月售量已突破二十万册,多少安慰了我。1月5日(昨天),《刀尖:刀之阴面》的首发式我选择在阿里巴巴总部的光明顶举行。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首发,其中各种因缘际会,全都着落在一个“侠”字上。 很多人知道,因马云对武侠的痴爱,阿里巴巴向来有侠文化的DNA,各员工名则仙怪僧道,诸部门冠以山门洞岛,整个企业的江湖氛围十分浓郁,容易让人滋生出一种行商如行侠的良性心态。而马云的偶像:金庸先生,曾为“侠”做过一次感性的注疏,正是那句众所周知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一直游离于正统文学之外的武侠小说陡然光耀。其实千百年来,中国文学作品里的侠文化素不间断,从游侠列传的剧孟、郭解到民国传奇的叶问、霍元甲,一个个勇夫硬汉的形象所以如此高大全,大多离不开“为国为民”四个字。 从这个层面看,不妨说,在新中国建国史上为统一大业牺牲的革命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勇士,都是侠者。例如,在沙场正面御敌的可比侠客,所仰者身手,成败进退尽凭戎事熟谙,在敌后釜底抽薪的则堪称刺客,所资在于口,生死荣辱全仗喉舌。只不过,无论正面对抗还是情报暗战,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 基本上,无论是文化江湖还是其他江湖,侠,总是越多越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29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