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战胜年龄?  

2012-03-26 08:5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并不尽善尽美,但它像春华秋实一样,自然而然。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每个年龄阶段,都有各自的花香。   是的,20岁有20岁的青春和诗意,40岁有40岁的皱纹和诗意。追求年轻外表固不可取,追求年轻的心也一样,年轻的心再美好,也照亮不了不再年轻的生命。生命是一道时间算术题,生老病死是一个公式,我们无须对光阴之足怀有太大的恐惧,并因为恐惧而改变自己足下的步伐,让20岁的诗意覆盖40岁的诗意。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智慧”和“经验”,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智慧”和“经验”,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也许并不尽善尽美,但它像春华秋实一样,自然而然。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每个年龄阶段,都有各自的花香。   是的,20岁有20岁的青春和诗意,40岁有40岁的皱纹和诗意。追求年轻外表固不可取,追求年轻的心也一样,年轻的心再美好,也照亮不了不再年轻的生命。生命是一道时间算术题,生老病死是一个公式,我们无须对光阴之足怀有太大的恐惧,并因为恐惧而改变自己足下的步伐,让20岁的诗意覆盖40岁的诗意。   ·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花和掌声的祝福?我镇定的大脑发出惊慌无措的信号,坚定的下巴猛然决定远走他乡。我知道,我必须重新看待这个问题,如同我在出门前必须整理好褶皱的衣领。   问题其实很简单,却又因简单而复杂。   青春要别,人要老去,是谁也无法抵御的自然之力,是任何哲人也辩驳不了的真理和纪律,人类的渺小与无奈被时间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明明白白地横陈在历史做作的姿态里,化妆品、染发剂、假牙、羊胎素的荒诞和可悲一览无余。不论是追求年轻的外表,抑或追求年轻的心,归根结底都一样,都是在不遗余力地和时间作战,与自然抗拒。然而,这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争!更何况,难道青春真的那么有价吗?年轻真的那么美好吗?彼之熊掌,此之砒霜。我们的人生在不断地更易状态,心灵的皱纹和身体的皱纹一样,无法抚平,也没必要去抚平,因为那其实是我们的财富,它在黑暗和误解中默默地改善着我们生存的选择和人生的际遇。它智慧经验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智慧”和“经验”,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花和掌声的祝福?我镇定的大脑发出惊慌无措的信号,坚定的下巴猛然决定远走他乡。我知道,我必须重新看待这个问题,如同我在出门前必须整理好褶皱的衣领。   问题其实很简单,却又因简单而复杂。   青春要别,人要老去,是谁也无法抵御的自然之力,是任何哲人也辩驳不了的真理和纪律,人类的渺小与无奈被时间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明明白白地横陈在历史做作的姿态里,化妆品、染发剂、假牙、羊胎素的荒诞和可悲一览无余。不论是追求年轻的外表,抑或追求年轻的心,归根结底都一样,都是在不遗余力地和时间作战,与自然抗拒。然而,这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争!更何况,难道青春真的那么有价吗?年轻真的那么美好吗?彼之熊掌,此之砒霜。我们的人生在不断地更易状态,心灵的皱纹和身体的皱纹一样,无法抚平,也没必要去抚平,因为那其实是我们的财富,它在黑暗和误解中默默地改善着我们生存的选择和人生的际遇。它,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智慧”和“经验”,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花和掌声的祝福?我镇定的大脑发出惊慌无措的信号,坚定的下巴猛然决定远走他乡。我知道,我必须重新看待这个问题,如同我在出门前必须整理好褶皱的衣领。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智慧”和“经验”,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

  问题其实很简单,却又因简单而复杂。

 

也许并不尽善尽美,但它像春华秋实一样,自然而然。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每个年龄阶段,都有各自的花香。   是的,20岁有20岁的青春和诗意,40岁有40岁的皱纹和诗意。追求年轻外表固不可取,追求年轻的心也一样,年轻的心再美好,也照亮不了不再年轻的生命。生命是一道时间算术题,生老病死是一个公式,我们无须对光阴之足怀有太大的恐惧,并因为恐惧而改变自己足下的步伐,让20岁的诗意覆盖40岁的诗意。  

  青春要别,人要老去,是谁也无法抵御的自然之力,是任何哲人也辩驳不了的真理和纪律,人类的渺小与无奈被时间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明明白白地横陈在历史做作的姿态里,化妆品、染发剂、假牙、羊胎素的荒诞和可悲一览无余。不论是追求年轻的外表,抑或追求年轻的心,归根结底都一样,都是在不遗余力地和时间作战,与自然抗拒。然而,这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争!更何况,难道青春真的那么有价吗?年轻真的那么美好吗?彼之熊掌,此之砒霜。我们的人生在不断地更易状态,心灵的皱纹和身体的皱纹一样,无法抚平,也没必要去抚平,因为那其实是我们的财富,它在黑暗和误解中默默地改善着我们生存的选择和人生的际遇。它也许并不尽善尽美,但它像春华秋实一样,自然而然。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每个年龄阶段,都有各自的花香。

 

  是的,20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智慧”和“经验”,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岁有20岁的青春和诗意,40岁有40岁的皱纹和诗意。追求年轻外表固不可取,追求年轻的心也一样,年轻的心再美好,也照亮不了不再年轻的生命。生命是一道时间算术题,生老病死是一个公式,我们无须对光阴之足怀有太大的恐惧,并因为恐惧而改变自己足下的步伐,让20岁的诗意覆盖40岁的诗意。

 

也许并不尽善尽美,但它像春华秋实一样,自然而然。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每个年龄阶段,都有各自的花香。   是的,20岁有20岁的青春和诗意,40岁有40岁的皱纹和诗意。追求年轻外表固不可取,追求年轻的心也一样,年轻的心再美好,也照亮不了不再年轻的生命。生命是一道时间算术题,生老病死是一个公式,我们无须对光阴之足怀有太大的恐惧,并因为恐惧而改变自己足下的步伐,让20岁的诗意覆盖40岁的诗意。  

 

 

花和掌声的祝福?我镇定的大脑发出惊慌无措的信号,坚定的下巴猛然决定远走他乡。我知道,我必须重新看待这个问题,如同我在出门前必须整理好褶皱的衣领。   问题其实很简单,却又因简单而复杂。   青春要别,人要老去,是谁也无法抵御的自然之力,是任何哲人也辩驳不了的真理和纪律,人类的渺小与无奈被时间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明明白白地横陈在历史做作的姿态里,化妆品、染发剂、假牙、羊胎素的荒诞和可悲一览无余。不论是追求年轻的外表,抑或追求年轻的心,归根结底都一样,都是在不遗余力地和时间作战,与自然抗拒。然而,这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争!更何况,难道青春真的那么有价吗?年轻真的那么美好吗?彼之熊掌,此之砒霜。我们的人生在不断地更易状态,心灵的皱纹和身体的皱纹一样,无法抚平,也没必要去抚平,因为那其实是我们的财富,它在黑暗和误解中默默地改善着我们生存的选择和人生的际遇。它   

年过四十 我放下责任 向美作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韵脚 ——潘维《苏小小墓前》 奥地利作家托马斯·贝雷·阿尔德里奇有一句广为人捧的名言:抚平心灵皱纹,等于青春永驻。40岁后,这句话荣登我日记本扉页,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和最醒目的标示,指引自己尽可能抚平心绪的波澜,压缩身躯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浅”。因之,我时常以“智慧”和“经验”,嘲笑那些付出昂贵代价从美容院买来曲线、仰仗冬虫夏草或羊胎素养出满面红光的“青春崇拜者”,视他们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开日记本,总是虔诚地告诫自己:要放下全部忧思,战胜消逝的光阴,注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这个夏天,有个莫可名状的阴影顽强摇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经紧紧抓在手里的东西忽然变得沉默而遥远,就像冬日的薄雾。我突然感到有些厌倦,我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让青春不逝?阿尔德里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鲜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战胜年龄? - 麦家 - 麦家

也许并不尽善尽美,但它像春华秋实一样,自然而然。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每个年龄阶段,都有各自的花香。   是的,20岁有20岁的青春和诗意,40岁有40岁的皱纹和诗意。追求年轻外表固不可取,追求年轻的心也一样,年轻的心再美好,也照亮不了不再年轻的生命。生命是一道时间算术题,生老病死是一个公式,我们无须对光阴之足怀有太大的恐惧,并因为恐惧而改变自己足下的步伐,让20岁的诗意覆盖40岁的诗意。  

  评论这张
 
阅读(18280)|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