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伦敦奥运之一:时间如马,金牌如眼   

2012-08-10 20:07:00|  分类: 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眼睛从未见过的 这座魂牵梦萦的城市 就像是映在镜子里的花园 虚幻而拥挤 ——博尔赫斯   二十八年前,洛杉矶上空传出一个中国人击发的枪声。枪弹如神助似的一次次正中目标,于是枪的主人如神似的站立起来,立在并不高却又高过泰山顶的领奖台上,他就是许海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得主。从那以后,中国人心中多了一个情结:征服奥运!四年一轮的奥运会,如一座有魔力的巴比伦灯塔,如梦如幻、如火如荼地牵引着我们的心,改善着我们双目的际遇和情感的祝福。早已空寂的呐喊,流于虚无的守候,难以为继的理想,古道西风瘦马的背影,突然间光泛华彩,古铜色的热情象征着一种意义,奢谈和杜撰指代了美食和房屋,所有的一切趋于平和,趋于欣荣,趋于享受。   事实上我们从来都在享受。你一定见过这样的画面:农民在细雨里插秧,身后绿油油的一片,摇晃着伟大而轻灵的美,譬如一根头发飘下来,又轻轻地飘飞走。当我们戴上雨笠,卷起裤管,亲身投入这悠悠绵绵的世界,用膝盖和肱二头肌完成了一个标点,一个情绪,一个哲学,词汇的神情投入而呼吸沉重,外衣与外衣依旧,月亮与月亮不同。

 

我的眼睛从未见过的 这座魂牵梦萦的城市 就像是映在镜子里的花园 虚幻而拥挤 ——博尔赫斯   二十八年前,洛杉矶上空传出一个中国人击发的枪声。枪弹如神助似的一次次正中目标,于是枪的主人如神似的站立起来,立在并不高却又高过泰山顶的领奖台上,他就是许海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得主。从那以后,中国人心中多了一个情结:征服奥运!四年一轮的奥运会,如一座有魔力的巴比伦灯塔,如梦如幻、如火如荼地牵引着我们的心,改善着我们双目的际遇和情感的祝福。早已空寂的呐喊,流于虚无的守候,难以为继的理想,古道西风瘦马的背影,突然间光泛华彩,古铜色的热情象征着一种意义,奢谈和杜撰指代了美食和房屋,所有的一切趋于平和,趋于欣荣,趋于享受。   事实上我们从来都在享受。你一定见过这样的画面:农民在细雨里插秧,身后绿油油的一片,摇晃着伟大而轻灵的美,譬如一根头发飘下来,又轻轻地飘飞走。当我们戴上雨笠,卷起裤管,亲身投入这悠悠绵绵的世界,用膝盖和肱二头肌完成了一个标点,一个情绪,一个哲学,词汇的神情投入而呼吸沉重,外衣与外衣依旧,月亮与月亮不同。 我的眼睛从未见过的

这座魂牵梦萦的城市

就像是映在镜子里的花园

我的眼睛从未见过的 这座魂牵梦萦的城市 就像是映在镜子里的花园 虚幻而拥挤 ——博尔赫斯   二十八年前,洛杉矶上空传出一个中国人击发的枪声。枪弹如神助似的一次次正中目标,于是枪的主人如神似的站立起来,立在并不高却又高过泰山顶的领奖台上,他就是许海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得主。从那以后,中国人心中多了一个情结:征服奥运!四年一轮的奥运会,如一座有魔力的巴比伦灯塔,如梦如幻、如火如荼地牵引着我们的心,改善着我们双目的际遇和情感的祝福。早已空寂的呐喊,流于虚无的守候,难以为继的理想,古道西风瘦马的背影,突然间光泛华彩,古铜色的热情象征着一种意义,奢谈和杜撰指代了美食和房屋,所有的一切趋于平和,趋于欣荣,趋于享受。   事实上我们从来都在享受。你一定见过这样的画面:农民在细雨里插秧,身后绿油油的一片,摇晃着伟大而轻灵的美,譬如一根头发飘下来,又轻轻地飘飞走。当我们戴上雨笠,卷起裤管,亲身投入这悠悠绵绵的世界,用膝盖和肱二头肌完成了一个标点,一个情绪,一个哲学,词汇的神情投入而呼吸沉重,外衣与外衣依旧,月亮与月亮不同。

虚幻而拥挤

  正如学者智人常挂在嘴边如铜锈的古钟般的真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从一定意义上说,旁观者的享受才是真正的享受,无心无肺,无忧无虑,看惯了栀子花开的瞳孔并不排斥钢铁与烈焰的演出,轻松悠闲,优哉乐哉,享受得煞是纯粹、地道。但现如今,观者身份的突变,黄昏的归鸟带回了暮钟的信息,盛装出席的队伍挤满了亲切的发带、耳垂和背影,你一边放开眼睑的束缚,一边把心弦牢牢拉紧:上面机遇共挑战一色,下面高兴与担心齐飞;上面挥汗如雨,下面提心吊胆;上面踢着脚,下面握着拳。   有消息称,2002年世界杯足球期间,英国有36%的男球迷誓言一个月内拒绝性事,为的是以“圣洁”来佑护他们的球队在绿茵场上节节胜利。不敢说他国的情况如何,但在每一次奥运会期间,可以想象这样的中国人一定不会少,因为将近三十年间我们拥有了太多的体坛英雄豪杰,每一个英杰背后必有一支兵强马壮的铁杆粉丝队伍,他们享受金牌,享受为佑护金牌的煎熬。这样的享受似有受罪之嫌疑,这样的观赏又何止是观赏?澎湃的激情消磨了年华,时间如马。许多年之后,也许会丰腴的一笑,也许会单薄的摇头,但不论如何,天堂或地狱,却是我们的                  

                       ——博尔赫斯

 

 

  正如学者智人常挂在嘴边如铜锈的古钟般的真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从一定意义上说,旁观者的享受才是真正的享受,无心无肺,无忧无虑,看惯了栀子花开的瞳孔并不排斥钢铁与烈焰的演出,轻松悠闲,优哉乐哉,享受得煞是纯粹、地道。但现如今,观者身份的突变,黄昏的归鸟带回了暮钟的信息,盛装出席的队伍挤满了亲切的发带、耳垂和背影,你一边放开眼睑的束缚,一边把心弦牢牢拉紧:上面机遇共挑战一色,下面高兴与担心齐飞;上面挥汗如雨,下面提心吊胆;上面踢着脚,下面握着拳。   有消息称,2002年世界杯足球期间,英国有36%的男球迷誓言一个月内拒绝性事,为的是以“圣洁”来佑护他们的球队在绿茵场上节节胜利。不敢说他国的情况如何,但在每一次奥运会期间,可以想象这样的中国人一定不会少,因为将近三十年间我们拥有了太多的体坛英雄豪杰,每一个英杰背后必有一支兵强马壮的铁杆粉丝队伍,他们享受金牌,享受为佑护金牌的煎熬。这样的享受似有受罪之嫌疑,这样的观赏又何止是观赏?澎湃的激情消磨了年华,时间如马。许多年之后,也许会丰腴的一笑,也许会单薄的摇头,但不论如何,天堂或地狱,却是我们的

  二十八年前,洛杉矶上空传出一个中国人击发的枪声。枪弹如神助似的一次次正中目标,于是枪的主人如神似的站立起来,立在并不高却又高过泰山顶的领奖台上,他就是许海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得主。从那以后,中国人心中多了一个情结:征服奥运!四年一轮的奥运会,如一座有魔力的巴比伦灯塔,如梦如幻、如火如荼地牵引着我们的心,改善着我们双目的际遇和情感的祝福。早已空寂的呐喊,流于虚无的守候,难以为继的理想,古道西风瘦马的背影,突然间光泛华彩,古铜色的热情象征着一种意义,奢谈和杜撰指代了美食和房屋,所有的一切趋于平和,趋于欣荣,趋于享受。

  正如学者智人常挂在嘴边如铜锈的古钟般的真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从一定意义上说,旁观者的享受才是真正的享受,无心无肺,无忧无虑,看惯了栀子花开的瞳孔并不排斥钢铁与烈焰的演出,轻松悠闲,优哉乐哉,享受得煞是纯粹、地道。但现如今,观者身份的突变,黄昏的归鸟带回了暮钟的信息,盛装出席的队伍挤满了亲切的发带、耳垂和背影,你一边放开眼睑的束缚,一边把心弦牢牢拉紧:上面机遇共挑战一色,下面高兴与担心齐飞;上面挥汗如雨,下面提心吊胆;上面踢着脚,下面握着拳。   有消息称,2002年世界杯足球期间,英国有36%的男球迷誓言一个月内拒绝性事,为的是以“圣洁”来佑护他们的球队在绿茵场上节节胜利。不敢说他国的情况如何,但在每一次奥运会期间,可以想象这样的中国人一定不会少,因为将近三十年间我们拥有了太多的体坛英雄豪杰,每一个英杰背后必有一支兵强马壮的铁杆粉丝队伍,他们享受金牌,享受为佑护金牌的煎熬。这样的享受似有受罪之嫌疑,这样的观赏又何止是观赏?澎湃的激情消磨了年华,时间如马。许多年之后,也许会丰腴的一笑,也许会单薄的摇头,但不论如何,天堂或地狱,却是我们的

 

  事实上我们从来都在享受。你一定见过这样的画面:农民在细雨里插秧,身后绿油油的一片,摇晃着伟大而轻灵的美,譬如一根头发飘下来,又轻轻地飘飞走。当我们戴上雨笠,卷起裤管,亲身投入这悠悠绵绵的世界,用膝盖和肱二头肌完成了一个标点,一个情绪,一个哲学,词汇的神情投入而呼吸沉重,外衣与外衣依旧,月亮与月亮不同。

梦寐以求。   在受罪的享受和舒服的旁观之间,我们的每个汗毛孔都极力全力地选择前者。如今期盼的大幕再一次如愿拉开,简单、热烈、神秘、浓重……似曾相识的复杂感受再一次逼近,情真意切,希望与恐惧同在。2012之夏,所有的希望与恐惧从伦敦升起,每一个白天和黑夜都与我们同在。兴高采烈和忧心忡忡,乐着也苦着,最大的无私与最大的自私。这种甘苦同生、又酸又甜的、复杂的、深奥的情愫是什么?是爱,是比喜欢更高一个档次的爱。我们爱奥运,更爱金牌,因为我们总相信,金牌的多寡象征着我们国力的强弱。   爱吧,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正如学者智人常挂在嘴边如铜锈的古钟般的真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从一定意义上说,旁观者的享受才是真正的享受,无心无肺,无忧无虑,看惯了栀子花开的瞳孔并不排斥钢铁与烈焰的演出,轻松悠闲,优哉乐哉,享受得煞是纯粹、地道。但现如今,观者身份的突变,黄昏的归鸟带回了暮钟的信息,盛装出席的队伍挤满了亲切的发带、耳垂和背影,你一边放开眼睑的束缚,一边把心弦牢牢拉紧:上面机遇共挑战一色,下面高兴与担心齐飞;上面挥汗如雨,下面提心吊胆;上面踢着脚,下面握着拳。

梦寐以求。   在受罪的享受和舒服的旁观之间,我们的每个汗毛孔都极力全力地选择前者。如今期盼的大幕再一次如愿拉开,简单、热烈、神秘、浓重……似曾相识的复杂感受再一次逼近,情真意切,希望与恐惧同在。2012之夏,所有的希望与恐惧从伦敦升起,每一个白天和黑夜都与我们同在。兴高采烈和忧心忡忡,乐着也苦着,最大的无私与最大的自私。这种甘苦同生、又酸又甜的、复杂的、深奥的情愫是什么?是爱,是比喜欢更高一个档次的爱。我们爱奥运,更爱金牌,因为我们总相信,金牌的多寡象征着我们国力的强弱。   爱吧,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有消息称,   正如学者智人常挂在嘴边如铜锈的古钟般的真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从一定意义上说,旁观者的享受才是真正的享受,无心无肺,无忧无虑,看惯了栀子花开的瞳孔并不排斥钢铁与烈焰的演出,轻松悠闲,优哉乐哉,享受得煞是纯粹、地道。但现如今,观者身份的突变,黄昏的归鸟带回了暮钟的信息,盛装出席的队伍挤满了亲切的发带、耳垂和背影,你一边放开眼睑的束缚,一边把心弦牢牢拉紧:上面机遇共挑战一色,下面高兴与担心齐飞;上面挥汗如雨,下面提心吊胆;上面踢着脚,下面握着拳。   有消息称,2002年世界杯足球期间,英国有36%的男球迷誓言一个月内拒绝性事,为的是以“圣洁”来佑护他们的球队在绿茵场上节节胜利。不敢说他国的情况如何,但在每一次奥运会期间,可以想象这样的中国人一定不会少,因为将近三十年间我们拥有了太多的体坛英雄豪杰,每一个英杰背后必有一支兵强马壮的铁杆粉丝队伍,他们享受金牌,享受为佑护金牌的煎熬。这样的享受似有受罪之嫌疑,这样的观赏又何止是观赏?澎湃的激情消磨了年华,时间如马。许多年之后,也许会丰腴的一笑,也许会单薄的摇头,但不论如何,天堂或地狱,却是我们的2002年世界杯足球期间,英国有36%的男球迷誓言一个月内拒绝性事,为的是以圣洁来佑护他们的球队在绿茵场上节节胜利。不敢说他国的情况如何,但在每一次奥运会期间,可以想象这样的中国人一定不会少,因为将近三十年间我们拥有了太多的体坛英雄豪杰,每一个英杰背后必有一支兵强马壮的铁杆粉丝队伍,他们享受金牌,享受为佑护金牌的煎熬。这样的享受似有受罪之嫌疑,这样的观赏又何止是观赏?澎湃的激情消磨了年华,时间如马。许多年之后,也许会丰腴的一笑,也许会单薄的摇头,但不论如何,天堂或地狱,却是我们的梦寐以求。

 

我的眼睛从未见过的 这座魂牵梦萦的城市 就像是映在镜子里的花园 虚幻而拥挤 ——博尔赫斯   二十八年前,洛杉矶上空传出一个中国人击发的枪声。枪弹如神助似的一次次正中目标,于是枪的主人如神似的站立起来,立在并不高却又高过泰山顶的领奖台上,他就是许海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得主。从那以后,中国人心中多了一个情结:征服奥运!四年一轮的奥运会,如一座有魔力的巴比伦灯塔,如梦如幻、如火如荼地牵引着我们的心,改善着我们双目的际遇和情感的祝福。早已空寂的呐喊,流于虚无的守候,难以为继的理想,古道西风瘦马的背影,突然间光泛华彩,古铜色的热情象征着一种意义,奢谈和杜撰指代了美食和房屋,所有的一切趋于平和,趋于欣荣,趋于享受。   事实上我们从来都在享受。你一定见过这样的画面:农民在细雨里插秧,身后绿油油的一片,摇晃着伟大而轻灵的美,譬如一根头发飘下来,又轻轻地飘飞走。当我们戴上雨笠,卷起裤管,亲身投入这悠悠绵绵的世界,用膝盖和肱二头肌完成了一个标点,一个情绪,一个哲学,词汇的神情投入而呼吸沉重,外衣与外衣依旧,月亮与月亮不同。

  在受罪的享受和舒服的旁观之间,我们的每个汗毛孔都极力全力地选择前者。如今期盼的大幕再一次如愿拉开,简单、热烈、神秘、浓重……似曾相识的复杂感受再一次逼近,情真意切,希望与恐惧同在。2012之夏,所有的希望与恐惧从伦敦升起,每一个白天和黑夜都与我们同在。兴高采烈和忧心忡忡,乐着也苦着,最大的无私与最大的自私。这种甘苦同生、又酸又甜的、复杂的、深奥的情愫是什么?是爱,是比喜欢更高一个档次的爱。我们爱奥运,更爱金牌,因为我们总相信,金牌的多寡象征着我们国力的强弱。

 

  爱吧,这不是我们的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48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