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伦敦奥运之二:奥运开会,地球如村  

2012-08-17 10:19:00|  分类: 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边感受着最真的爱,从而留下了幸福而美好的回忆。只有没有幸福过的人,才不会去追求幸福,我们幸福过,所以我们要追求。不懈地追求。共同地追求。这一刻,既是我们品尝幸福的一刻,也是我们向往更大幸福的一刻。这一刻,就像天上洒下一声天籁,地上的生灵都会倾心聆听一样。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要说一声:感谢你,奥运会! 最后顺便提一下,与北京奥运开幕式相比,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没难度,不深奥,不壮观,不大牌,不高科技,不兴师动众,不严谨,小差错多多。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它,喜欢它的素性,简易,直通,动人,生活气,平民化。这才是人办的事,充分尊重钱和艺人。北奥开幕式像是神办的,空前的牛气,付出也是空前的。

一边感受着最真的爱,从而留下了幸福而美好的回忆。只有没有幸福过的人,才不会去追求幸福,我们幸福过,所以我们要追求。不懈地追求。共同地追求。这一刻,既是我们品尝幸福的一刻,也是我们向往更大幸福的一刻。这一刻,就像天上洒下一声天籁,地上的生灵都会倾心聆听一样。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要说一声:感谢你,奥运会! 最后顺便提一下,与北京奥运开幕式相比,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没难度,不深奥,不壮观,不大牌,不高科技,不兴师动众,不严谨,小差错多多。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它,喜欢它的素性,简易,直通,动人,生活气,平民化。这才是人办的事,充分尊重钱和艺人。北奥开幕式像是神办的,空前的牛气,付出也是空前的。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以数计。 有两个相对有数的数字:现场观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人数是七万多,此次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现场观众有八万多。这个巨大的数字背后还有一个更巨大的数字:电视直播观众。这一刻,地球真成了一个鸡犬相闻的村庄。距离多彩得有限,梦境灿烂而无边,各种想象的空间延伸出无限可能,支离破碎的面貌和默默无言的生命交替成为了神秘、优美的文明。 还有闭幕式呢? 还有录播观众呢? 总之,观看奥运会开闭幕式的人是难以数计的,而且这数字像蘑菇一样,年年会不育而生。毋庸置疑,奥林匹克的圣火让人类最大程度地经受了美好的召唤和洗礼。正如拿破仑的意义更多的在于法典,从人类文明进步的角度讲,奥运会的意义就在此。 应该说,推动人类往前走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甚至战争也是方式之一——痛苦的方式。只是通过吃一堑来长一智,付出的代价太大,有点得不偿失。有没有不痛苦的方式?有。类似奥运会开闭幕式这样的大型集会活动,我们就是在欢欢喜喜中向美好和幸福迈进了一大步。生活在智慧里的人们,在赞扬什么呢?赞扬人类的团结,赞扬最美的心声,赞扬最切的愿望,赞扬最欢的场面,赞扬最大的鼓舞。与这样一场漫天飞花,丝丝入扣的盛会交替呼吸的时候,在这一刻,我们似乎都变成了幸福的孩子,一边吃着甜蜜的蛋糕,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食指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食指 关注奥运会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体育迷,一种是非体育迷。体育迷关注什么不言而喻的,非体育迷关注的东西有点纷繁,但其中绝大部分人主要关注一个东西,就是开闭幕式。 莫斯科的冷箭和亚特兰大的羁绊已是过眼云烟;慕尼黑月风高、杀人如鸡的噩梦般的记忆残留在诗人酿造的苍凉诗句里,和斯皮尔伯格仿真的镜头中;体操王子李宁翻身落马的消息暗淡了多年,那些在跳台上闲庭信步的帅哥靓女如珍珠散落于民间,有的依旧璀璨,有的大隐于市。2008年北京之夏,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唯有那场壮观、曼妙、旖旎的开幕式在谋杀了无尽其数的辞藻之后,依然闪烁着梦幻的浮影。 多少年,多少次,光阴骑着白色战马,匆匆带走了饥饿、缓慢和几页无关轻重的白纸,沧海桑田匆忙的变迁,令人来不及吟咏追怀之诗便已然落下青春的帷幕,而电视神秘骄傲的使命已经完成:那些盛典,招之即来,挥之不去——不是时尚得不够,而是朦胧还有余。电视让当年与圣西罗的艺术擦肩而过的眼睛,亲眼目睹到了一场场早已散场的盛典。这是一个经典故事,将属于多少读者?我无法依赖亲切熟悉的形容词,只能提供一个模糊又沸腾的数字:无

 

 

    关注奥运会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体育迷,一种是非体育迷。体育迷关注什么不言而喻的,非体育迷关注的东西有点纷繁,但其中绝大部分人主要关注一个东西,就是开闭幕式。

 

       莫斯科的冷箭和亚特兰大的羁绊已是过眼云烟;慕尼黑月风高、杀人如鸡的噩梦般的记忆残留在诗人酿造的苍凉诗句里,和斯皮尔伯格仿真的镜头中;体操王子李宁翻身落马的消息暗淡了多年,那些在跳台上闲庭信步的帅哥靓女如珍珠散落于民间,有的依旧璀璨,有的大隐于市。2008年北京之夏,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唯有那场壮观、曼妙、旖旎的开幕式在谋杀了无尽其数的辞藻之后,依然闪烁着梦幻的浮影。

 

    多少年,多少次,光阴骑着白色战马,匆匆带走了饥饿、缓慢和几页无关轻重的白纸,沧海桑田匆忙的变迁,令人来不及吟咏追怀之诗便已然落下青春的帷幕,而电视神秘骄傲的使命已经完成:那些盛典,招之即来,挥之不去一边感受着最真的爱,从而留下了幸福而美好的回忆。只有没有幸福过的人,才不会去追求幸福,我们幸福过,所以我们要追求。不懈地追求。共同地追求。这一刻,既是我们品尝幸福的一刻,也是我们向往更大幸福的一刻。这一刻,就像天上洒下一声天籁,地上的生灵都会倾心聆听一样。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要说一声:感谢你,奥运会! 最后顺便提一下,与北京奥运开幕式相比,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没难度,不深奥,不壮观,不大牌,不高科技,不兴师动众,不严谨,小差错多多。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它,喜欢它的素性,简易,直通,动人,生活气,平民化。这才是人办的事,充分尊重钱和艺人。北奥开幕式像是神办的,空前的牛气,付出也是空前的。——不是时尚得不够,而是朦胧还有余。电视让当年与圣西罗的艺术擦肩而过的眼睛,亲眼目睹到了一场场早已散场的盛典。这是一个经典故事,将属于多少读者?我无法依赖亲切熟悉的形容词,只能提供一个模糊又沸腾的数字:无以数计。

 

一边感受着最真的爱,从而留下了幸福而美好的回忆。只有没有幸福过的人,才不会去追求幸福,我们幸福过,所以我们要追求。不懈地追求。共同地追求。这一刻,既是我们品尝幸福的一刻,也是我们向往更大幸福的一刻。这一刻,就像天上洒下一声天籁,地上的生灵都会倾心聆听一样。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要说一声:感谢你,奥运会! 最后顺便提一下,与北京奥运开幕式相比,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没难度,不深奥,不壮观,不大牌,不高科技,不兴师动众,不严谨,小差错多多。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它,喜欢它的素性,简易,直通,动人,生活气,平民化。这才是人办的事,充分尊重钱和艺人。北奥开幕式像是神办的,空前的牛气,付出也是空前的。

       有两个相对有数的数字:现场观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人数是七万多,此次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现场观众有八万多。这个巨大的数字背后还有一个更巨大的数字:电视直播观众。这一刻,地球真成了一个鸡犬相闻的村庄。距离多彩得有限,梦境灿烂而无边,各种想象的空间延伸出无限可能,支离破碎的面貌和默默无言的生命交替成为了神秘、优美的文明。

 

       还有闭幕式呢?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食指 关注奥运会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体育迷,一种是非体育迷。体育迷关注什么不言而喻的,非体育迷关注的东西有点纷繁,但其中绝大部分人主要关注一个东西,就是开闭幕式。 莫斯科的冷箭和亚特兰大的羁绊已是过眼云烟;慕尼黑月风高、杀人如鸡的噩梦般的记忆残留在诗人酿造的苍凉诗句里,和斯皮尔伯格仿真的镜头中;体操王子李宁翻身落马的消息暗淡了多年,那些在跳台上闲庭信步的帅哥靓女如珍珠散落于民间,有的依旧璀璨,有的大隐于市。2008年北京之夏,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唯有那场壮观、曼妙、旖旎的开幕式在谋杀了无尽其数的辞藻之后,依然闪烁着梦幻的浮影。 多少年,多少次,光阴骑着白色战马,匆匆带走了饥饿、缓慢和几页无关轻重的白纸,沧海桑田匆忙的变迁,令人来不及吟咏追怀之诗便已然落下青春的帷幕,而电视神秘骄傲的使命已经完成:那些盛典,招之即来,挥之不去——不是时尚得不够,而是朦胧还有余。电视让当年与圣西罗的艺术擦肩而过的眼睛,亲眼目睹到了一场场早已散场的盛典。这是一个经典故事,将属于多少读者?我无法依赖亲切熟悉的形容词,只能提供一个模糊又沸腾的数字:无

 

       还有录播观众呢?

 

       总之,观看奥运会开闭幕式的人是难以数计的,而且这数字像蘑菇一样,年年会不育而生。毋庸置疑,奥林匹克的圣火让人类最大程度地经受了美好的召唤和洗礼。正如拿破仑的意义更多的在于法典,从人类文明进步的角度讲,奥运会的意义就在此。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食指 关注奥运会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体育迷,一种是非体育迷。体育迷关注什么不言而喻的,非体育迷关注的东西有点纷繁,但其中绝大部分人主要关注一个东西,就是开闭幕式。 莫斯科的冷箭和亚特兰大的羁绊已是过眼云烟;慕尼黑月风高、杀人如鸡的噩梦般的记忆残留在诗人酿造的苍凉诗句里,和斯皮尔伯格仿真的镜头中;体操王子李宁翻身落马的消息暗淡了多年,那些在跳台上闲庭信步的帅哥靓女如珍珠散落于民间,有的依旧璀璨,有的大隐于市。2008年北京之夏,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唯有那场壮观、曼妙、旖旎的开幕式在谋杀了无尽其数的辞藻之后,依然闪烁着梦幻的浮影。 多少年,多少次,光阴骑着白色战马,匆匆带走了饥饿、缓慢和几页无关轻重的白纸,沧海桑田匆忙的变迁,令人来不及吟咏追怀之诗便已然落下青春的帷幕,而电视神秘骄傲的使命已经完成:那些盛典,招之即来,挥之不去——不是时尚得不够,而是朦胧还有余。电视让当年与圣西罗的艺术擦肩而过的眼睛,亲眼目睹到了一场场早已散场的盛典。这是一个经典故事,将属于多少读者?我无法依赖亲切熟悉的形容词,只能提供一个模糊又沸腾的数字:无

 

       应该说,推动人类往前走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甚至战争也是方式之一——痛苦的方式。只是通过吃一堑来长一智,付出的代价太大,有点得不偿失。有没有不痛苦的方式?有。类似奥运会开闭幕式这样的大型集会活动,我们就是在欢欢喜喜中向美好和幸福迈进了一大步。生活在智慧里的人们,在赞扬什么呢?赞扬人类的团结,赞扬最美的心声,赞扬最切的愿望,赞扬最欢的场面,赞扬最大的鼓舞。与这样一场漫天飞花,丝丝入扣的盛会交替呼吸的时候,在这一刻,我们似乎都变成了幸福的孩子,一边吃着甜蜜的蛋糕,一边感受着最真的爱,从而留下了幸福而美好的回忆。只有没有幸福过的人,才不会去追求幸福,我们幸福过,所以我们要追求。不懈地追求。共同地追求。这一刻,既是我们品尝幸福的一刻,也是我们向往更大幸福的一刻。这一刻,就像天上洒下一声天籁,地上的生灵都会倾心聆听一样。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食指 关注奥运会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体育迷,一种是非体育迷。体育迷关注什么不言而喻的,非体育迷关注的东西有点纷繁,但其中绝大部分人主要关注一个东西,就是开闭幕式。 莫斯科的冷箭和亚特兰大的羁绊已是过眼云烟;慕尼黑月风高、杀人如鸡的噩梦般的记忆残留在诗人酿造的苍凉诗句里,和斯皮尔伯格仿真的镜头中;体操王子李宁翻身落马的消息暗淡了多年,那些在跳台上闲庭信步的帅哥靓女如珍珠散落于民间,有的依旧璀璨,有的大隐于市。2008年北京之夏,风流已被雨打风吹去,唯有那场壮观、曼妙、旖旎的开幕式在谋杀了无尽其数的辞藻之后,依然闪烁着梦幻的浮影。 多少年,多少次,光阴骑着白色战马,匆匆带走了饥饿、缓慢和几页无关轻重的白纸,沧海桑田匆忙的变迁,令人来不及吟咏追怀之诗便已然落下青春的帷幕,而电视神秘骄傲的使命已经完成:那些盛典,招之即来,挥之不去——不是时尚得不够,而是朦胧还有余。电视让当年与圣西罗的艺术擦肩而过的眼睛,亲眼目睹到了一场场早已散场的盛典。这是一个经典故事,将属于多少读者?我无法依赖亲切熟悉的形容词,只能提供一个模糊又沸腾的数字:无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要说一声:感谢你,奥运会! 

 

一边感受着最真的爱,从而留下了幸福而美好的回忆。只有没有幸福过的人,才不会去追求幸福,我们幸福过,所以我们要追求。不懈地追求。共同地追求。这一刻,既是我们品尝幸福的一刻,也是我们向往更大幸福的一刻。这一刻,就像天上洒下一声天籁,地上的生灵都会倾心聆听一样。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要说一声:感谢你,奥运会! 最后顺便提一下,与北京奥运开幕式相比,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没难度,不深奥,不壮观,不大牌,不高科技,不兴师动众,不严谨,小差错多多。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它,喜欢它的素性,简易,直通,动人,生活气,平民化。这才是人办的事,充分尊重钱和艺人。北奥开幕式像是神办的,空前的牛气,付出也是空前的。       最后顺便提一下,与北京奥运开幕式相比,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没难度,不深奥,不壮观,不大牌,不高科技,不兴师动众,不严谨,小差错多多。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它,喜欢它的素性,简易,直通,动人,生活气,平民化。这才是人办的事,充分尊重钱和艺人。北奥开幕式像是神办的,空前的牛气,付出也是空前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