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名人的标准   

2012-09-10 10:25: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少了坚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他认为——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人类的精神应该是有常道的,就像数学上有常数一样,有些东西,比如我们对友爱、仁慈、责任、善良、孝道等品质的向往和传接是不能变的,变了人世就会失去基本的坐标和底线,乱了套。没有常道的人生,我们无法对我们的行为作出肯定。没有肯定,否定又如何会有力量?没有常道,一味地崇尚变道,变来变去,变天变地,把人世变得黑白不分、云泥无别、真假难辨,我又如何去与一只绿头苍蝇作别呢? 时下,各地都在搞什么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类事,搭名人的台可能是最省事的。于是古代当代,各式各样的名人堂应运而生。罗列名人的标准主要是“有名”,为什么“名”是次要的,潘金莲,汪精卫,李连英,等等,等等,都榜上有名,甚至堂皇地建了祠牌。这就偏离了常道,是见利忘义了。我觉得,我们推举名人还是应该遵守常道,张扬那些对时代文明进步、对他人健康的幸福做出卓越成绩和贡献的人,张扬他们在

浙江档案馆拟建一个浙江名人馆,当地一家报纸出于配合,发起一个名人标准的大讨论:什么样的人能称之为名人?你眼中的名义是什么标准?等等,一大堆问题发到我邮箱,要我书面回答。我坚辞,记者坚决不同意,上升到不作答就要把过去的友谊一笔钩销的高度。

 

传播友爱和责任人生、理想人生的过程中所拥有的崇高美好的精神。这个时代过分重视金钱和成功者的魅力,其实失败者也有失败者的魅力。远的不说,就说我的同行史铁生,据说他的作品现在市场很小,只有万把册的销量,在市场面前他可以说是个失败者。但我喜欢他,我像读经书一样的读他的每一篇新作,他的思索,他文字的魅力,给我的滋养,远在那些“成功者”之上。 在我看,以成败论英雄已经是一个错,现在人爱以金钱的多少来论成败,就是错上加错了。于是,只好捏着鼻子说,一边说一边想到了一些事。

 

诚然,现在来谈名人标准是尴尬的,有人说去年国内最大的名人是凤姐,芙蓉姐的知名度也依然保持强劲的上升势头。这是个喧嚣的时代,鱼龙混杂,传统的伦理道德、是非等标准和尺度,遭遇了也许是前未有的挑战和侵蚀,人们内心因之而产生的混乱可能也是前所未有的。我个人并不喜欢这种状态,因为我总的说是个偏笨、偏静的人,这种喧嚣让我有点失措、茫然。同时我也相信,这是我们社会往前走必然要经历的,风和雨、云和日总是共生的,你可以不喜欢它,但必须接受。

 

浙江档案馆拟建一个浙江名人馆,当地一家报纸出于配合,发起一个名人标准的大讨论:什么样的人能称之为名人?你眼中的名义是什么标准?等等,一大堆问题发到我邮箱,要我书面回答。我坚辞,记者坚决不同意,上升到不作答就要把过去的友谊一笔钩销的高度。 于是,只好捏着鼻子说,一边说一边想到了一些事。 诚然,现在来谈名人标准是尴尬的,有人说去年国内最大的名人是凤姐,芙蓉姐的知名度也依然保持强劲的上升势头。这是个喧嚣的时代,鱼龙混杂,传统的伦理道德、是非等标准和尺度,遭遇了也许是前未有的挑战和侵蚀,人们内心因之而产生的混乱可能也是前所未有的。我个人并不喜欢这种状态,因为我总的说是个偏笨、偏静的人,这种喧嚣让我有点失措、茫然。同时我也相信,这是我们社会往前走必然要经历的,风和雨、云和日总是共生的,你可以不喜欢它,但必须接受。 时代在变。谢有顺在一次文学座谈会上谈到,这个时代重变道,人们心里有太多破坏的欲望时代在变。谢有顺在一次文学座谈会上谈到,这个时代重变道,人们心里有太多破坏的欲望,而少了坚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他认为——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人类的精神应该是有常道的,就像数学上有常数一样,有些东西,比如我们对友爱、仁慈、责任、善良、孝道等品质的向往和传接是不能变的,变了人世就会失去基本的坐标和底线,乱了套。没有常道的人生,我们无法对我们的行为作出肯定。没有肯定,否定又如何会有力量?没有常道,一味地崇尚变道,变来变去,变天变地,把人世变得黑白不分、云泥无别、真假难辨,我又如何去与一只绿头苍蝇作别呢?

 

传播友爱和责任人生、理想人生的过程中所拥有的崇高美好的精神。这个时代过分重视金钱和成功者的魅力,其实失败者也有失败者的魅力。远的不说,就说我的同行史铁生,据说他的作品现在市场很小,只有万把册的销量,在市场面前他可以说是个失败者。但我喜欢他,我像读经书一样的读他的每一篇新作,他的思索,他文字的魅力,给我的滋养,远在那些“成功者”之上。 在我看,以成败论英雄已经是一个错,现在人爱以金钱的多少来论成败,就是错上加错了。时下,各地都在搞什么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类事,搭名人的台可能是最省事的。于是古代当代,各式各样的名人堂应运而生。罗列名人的标准主要是“有名”,为什么“名”是次要的,潘金莲,汪精卫,李连英,等等,等等,都榜上有名,甚至堂皇地建了祠牌。这就偏离了常道,是见利忘义了。我觉得,我们推举名人还是应该遵守常道,张扬那些对时代文明进步、对他人健康的幸福做出卓越成绩和贡献的人,张扬他们在传播友爱和责任人生、理想人生的过程中所拥有的崇高美好的精神。这个时代过分重视金钱和成功者的魅力,其实失败者也有失败者的魅力。远的不说,就说我的同行史铁生,据说他的作品现在市场很小,只有万把册的销量,在市场面前他可以说是个失败者。但我喜欢他,我像读经书一样的读他的每一篇新作,他的思索,他文字的魅力,给我的滋养,远在那些“成功者”之上。

 

在我看,以成败论英雄已经是一个错,现在人爱以金钱的多少来论成败,就是错上加错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6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