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桑巴风声》开栏语  

2014-06-16 13:23:00|  分类: 体育,文化,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恍惚不定,仿佛与我隔出几世光阴,但真实桃李成蹊。这一切我现在无法解密,即令大理石碑上斑驳的光影刺出玫瑰馥郁的香气,马蹄与羽毛,仍旧难以并驾齐驱。 是的,我将永不讳言对巴西(拉美)足球的偏爱,一如那一波响彻今世的文学爆炸:不仅是突如其来的战栗,还有战栗过后极端的激动和幻觉的诱因。亚马逊破晓的云霄中,层出不穷的飞鸟绝不重复,而重复的只是华丽的羽毛和冲破未知的勇气。1986年的墨西哥,迄今最后的拉美风,王者马拉多纳跳动在大不列颠集体绝望台上的致命探戈,游侠内格雷特信手挥出并直取保加利亚人心脏的制导飞刀,早已成为庄严的雕塑,皇帝也无法统治。此后,足球的重心日益被功利心裹挟,成熟和危险随时预谋着倒行逆施,生存主宰了梦想,有一种辉煌,在悄无人迹的世界里茫然游弋。哪怕在遥远的意大利之夏,罗伯特·巴乔曾凌波微步勾勒文艺复兴的油画;哪怕在古老的凯旋门,博格坎普蓦然灵光乍现郁金香飞仙天外的幻影,都只能是一个凭吊,无可奈何浪淘尽。 终于

巴西(拉美),足球创世纪

                               ,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阿里奥斯托的著作给了我启示:

,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月亮是一个去处,迷离而朦胧,

巴西(拉美),足球创世纪 阿里奥斯托的著作给了我启示: 月亮是一个去处,迷离而朦胧, 汇聚着梦幻及捉摸不到的浮影、 流逝的光阴、相通的可能与不能。 ——博尔赫斯《月亮》 年过天命,我必须时刻正视拉美文学赐予我的一切,带着快活的感恩,烟波浩缈的空旷,以及端正的大音希声。博尔赫斯额头上宁静、苍老的皱纹,马尔克斯那根与天色一脉相承的食指,曾经助我度过了年少时营养不良的危机,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宽博与尖锐,简如生活,而非狭长的寓意。 拉丁美洲,这块热情、湿气沉重的土地,承载了我多年沸腾的向往,如今它依旧不知疲倦地喷薄着第五季的迷幻。它的创造力过分奢侈,有关魔幻主义的一切氤氲绕缭,裹紧了闪电、空气和小麦,塑造出清晨另一个我,或深夜为爱低吟的少年。而烈火与热血的绿茵场,因为加林查,因为贝利,因为济科,因为马拉多拉,因为大小罗纳尔多,因为梅西……天才的泛滥令理想刺眼,艺术的海市蜃楼终汇聚着梦幻及捉摸不到的浮影、

   巴西(拉美),足球创世纪 阿里奥斯托的著作给了我启示: 月亮是一个去处,迷离而朦胧, 汇聚着梦幻及捉摸不到的浮影、 流逝的光阴、相通的可能与不能。 ——博尔赫斯《月亮》 年过天命,我必须时刻正视拉美文学赐予我的一切,带着快活的感恩,烟波浩缈的空旷,以及端正的大音希声。博尔赫斯额头上宁静、苍老的皱纹,马尔克斯那根与天色一脉相承的食指,曾经助我度过了年少时营养不良的危机,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宽博与尖锐,简如生活,而非狭长的寓意。 拉丁美洲,这块热情、湿气沉重的土地,承载了我多年沸腾的向往,如今它依旧不知疲倦地喷薄着第五季的迷幻。它的创造力过分奢侈,有关魔幻主义的一切氤氲绕缭,裹紧了闪电、空气和小麦,塑造出清晨另一个我,或深夜为爱低吟的少年。而烈火与热血的绿茵场,因为加林查,因为贝利,因为济科,因为马拉多拉,因为大小罗纳尔多,因为梅西……天才的泛滥令理想刺眼,艺术的海市蜃楼终流逝的光阴、相通的可能与不能。

                        ——博尔赫斯《月亮》

 

年过天命,我必须时刻正视拉美文学赐予我的一切,带着快活的感恩,烟波浩的空旷,以及端正的大音希声。博尔赫斯额头,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宁静、苍老,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的皱纹,马尔克斯那根与天色一脉相承的食指,曾经助我度过了年少时营养不良的危机,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宽博与尖锐,简如生活,而非狭长的寓意。


拉丁美洲,这块热情,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湿气沉重的土地,承载了我多年沸腾的向往,如今日恍惚不定,仿佛与我隔出几世光阴,但真实桃李成蹊。这一切我现在无法解密,即令大理石碑上斑驳的光影刺出玫瑰馥郁的香气,马蹄与羽毛,仍旧难以并驾齐驱。 是的,我将永不讳言对巴西(拉美)足球的偏爱,一如那一波响彻今世的文学爆炸:不仅是突如其来的战栗,还有战栗过后极端的激动和幻觉的诱因。亚马逊破晓的云霄中,层出不穷的飞鸟绝不重复,而重复的只是华丽的羽毛和冲破未知的勇气。1986年的墨西哥,迄今最后的拉美风,王者马拉多纳跳动在大不列颠集体绝望台上的致命探戈,游侠内格雷特信手挥出并直取保加利亚人心脏的制导飞刀,早已成为庄严的雕塑,皇帝也无法统治。此后,足球的重心日益被功利心裹挟,成熟和危险随时预谋着倒行逆施,生存主宰了梦想,有一种辉煌,在悄无人迹的世界里茫然游弋。哪怕在遥远的意大利之夏,罗伯特·巴乔曾凌波微步勾勒文艺复兴的油画;哪怕在古老的凯旋门,博格坎普蓦然灵光乍现郁金香飞仙天外的幻影,都只能是一个凭吊,无可奈何浪淘尽。 终于它依旧不知疲倦地喷薄着第五季的迷幻它的创造力过分奢侈,有关魔幻主义的一切氤氲绕缭,裹紧了闪电、空气和小麦,塑造出清晨另一个我,或深夜为爱低吟的少年。而烈火与热血的绿茵场,因为加林查,因为贝利,因为济科,因为马拉多拉,因为大小罗纳尔多,因为梅西……天才的泛滥令理想刺眼,艺术的海市蜃楼终日恍惚不定,仿佛与我隔出几世光阴,但真实桃李成蹊。这一切我现在无法解密,即令大理石碑上斑驳的光刺出玫瑰馥郁的香气,马蹄与羽毛,仍旧难以并驾齐驱。

日恍惚不定,仿佛与我隔出几世光阴,但真实桃李成蹊。这一切我现在无法解密,即令大理石碑上斑驳的光影刺出玫瑰馥郁的香气,马蹄与羽毛,仍旧难以并驾齐驱。 是的,我将永不讳言对巴西(拉美)足球的偏爱,一如那一波响彻今世的文学爆炸:不仅是突如其来的战栗,还有战栗过后极端的激动和幻觉的诱因。亚马逊破晓的云霄中,层出不穷的飞鸟绝不重复,而重复的只是华丽的羽毛和冲破未知的勇气。1986年的墨西哥,迄今最后的拉美风,王者马拉多纳跳动在大不列颠集体绝望台上的致命探戈,游侠内格雷特信手挥出并直取保加利亚人心脏的制导飞刀,早已成为庄严的雕塑,皇帝也无法统治。此后,足球的重心日益被功利心裹挟,成熟和危险随时预谋着倒行逆施,生存主宰了梦想,有一种辉煌,在悄无人迹的世界里茫然游弋。哪怕在遥远的意大利之夏,罗伯特·巴乔曾凌波微步勾勒文艺复兴的油画;哪怕在古老的凯旋门,博格坎普蓦然灵光乍现郁金香飞仙天外的幻影,都只能是一个凭吊,无可奈何浪淘尽。 终于

日恍惚不定,仿佛与我隔出几世光阴,但真实桃李成蹊。这一切我现在无法解密,即令大理石碑上斑驳的光影刺出玫瑰馥郁的香气,马蹄与羽毛,仍旧难以并驾齐驱。 是的,我将永不讳言对巴西(拉美)足球的偏爱,一如那一波响彻今世的文学爆炸:不仅是突如其来的战栗,还有战栗过后极端的激动和幻觉的诱因。亚马逊破晓的云霄中,层出不穷的飞鸟绝不重复,而重复的只是华丽的羽毛和冲破未知的勇气。1986年的墨西哥,迄今最后的拉美风,王者马拉多纳跳动在大不列颠集体绝望台上的致命探戈,游侠内格雷特信手挥出并直取保加利亚人心脏的制导飞刀,早已成为庄严的雕塑,皇帝也无法统治。此后,足球的重心日益被功利心裹挟,成熟和危险随时预谋着倒行逆施,生存主宰了梦想,有一种辉煌,在悄无人迹的世界里茫然游弋。哪怕在遥远的意大利之夏,罗伯特·巴乔曾凌波微步勾勒文艺复兴的油画;哪怕在古老的凯旋门,博格坎普蓦然灵光乍现郁金香飞仙天外的幻影,都只能是一个凭吊,无可奈何浪淘尽。 终于是的,永不讳言对巴西(拉美)足球的偏爱,一如那一响彻今的文学爆炸不仅是突如其来的战栗,还有战栗过后极端的激动和幻觉的诱因。亚马逊破晓的云霄中,层出不穷的飞鸟绝不重复,而重复的只是华丽的羽毛和冲破未知的勇气。1986年的墨西哥,迄今最后的拉美,王者马拉多纳跳动在大不列颠集体绝望上的致命探戈,游侠内格雷特信手挥出并直取保加利亚人心脏的制导飞刀,早已成为庄严的雕塑,皇帝也无法统治。此后,足球的重心日益被功利心裹挟,成熟和危险随时预谋着倒行逆施,生存主宰了梦想,有一种辉煌,在悄无人迹的世界里茫然游弋。哪怕在遥远的意大利之夏,罗伯特·巴乔曾凌波微步勾勒文艺复兴的油画;哪怕在古老的凯旋门,博格坎普蓦然灵光乍现郁金香飞仙天外的幻影,都只能是一个凭吊,无可奈何浪淘尽。

,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巴西(拉美),足球创世纪 阿里奥斯托的著作给了我启示: 月亮是一个去处,迷离而朦胧, 汇聚着梦幻及捉摸不到的浮影、 流逝的光阴、相通的可能与不能。 ——博尔赫斯《月亮》 年过天命,我必须时刻正视拉美文学赐予我的一切,带着快活的感恩,烟波浩缈的空旷,以及端正的大音希声。博尔赫斯额头上宁静、苍老的皱纹,马尔克斯那根与天色一脉相承的食指,曾经助我度过了年少时营养不良的危机,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宽博与尖锐,简如生活,而非狭长的寓意。 拉丁美洲,这块热情、湿气沉重的土地,承载了我多年沸腾的向往,如今它依旧不知疲倦地喷薄着第五季的迷幻。它的创造力过分奢侈,有关魔幻主义的一切氤氲绕缭,裹紧了闪电、空气和小麦,塑造出清晨另一个我,或深夜为爱低吟的少年。而烈火与热血的绿茵场,因为加林查,因为贝利,因为济科,因为马拉多拉,因为大小罗纳尔多,因为梅西……天才的泛滥令理想刺眼,艺术的海市蜃楼终

终于,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 巴西(拉美),足球创世纪 阿里奥斯托的著作给了我启示: 月亮是一个去处,迷离而朦胧, 汇聚着梦幻及捉摸不到的浮影、 流逝的光阴、相通的可能与不能。 ——博尔赫斯《月亮》 年过天命,我必须时刻正视拉美文学赐予我的一切,带着快活的感恩,烟波浩缈的空旷,以及端正的大音希声。博尔赫斯额头上宁静、苍老的皱纹,马尔克斯那根与天色一脉相承的食指,曾经助我度过了年少时营养不良的危机,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宽博与尖锐,简如生活,而非狭长的寓意。 拉丁美洲,这块热情、湿气沉重的土地,承载了我多年沸腾的向往,如今它依旧不知疲倦地喷薄着第五季的迷幻。它的创造力过分奢侈,有关魔幻主义的一切氤氲绕缭,裹紧了闪电、空气和小麦,塑造出清晨另一个我,或深夜为爱低吟的少年。而烈火与热血的绿茵场,因为加林查,因为贝利,因为济科,因为马拉多拉,因为大小罗纳尔多,因为梅西……天才的泛滥令理想刺眼,艺术的海市蜃楼终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巴西(拉美),足球创世纪 阿里奥斯托的著作给了我启示: 月亮是一个去处,迷离而朦胧, 汇聚着梦幻及捉摸不到的浮影、 流逝的光阴、相通的可能与不能。 ——博尔赫斯《月亮》 年过天命,我必须时刻正视拉美文学赐予我的一切,带着快活的感恩,烟波浩缈的空旷,以及端正的大音希声。博尔赫斯额头上宁静、苍老的皱纹,马尔克斯那根与天色一脉相承的食指,曾经助我度过了年少时营养不良的危机,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宽博与尖锐,简如生活,而非狭长的寓意。 拉丁美洲,这块热情、湿气沉重的土地,承载了我多年沸腾的向往,如今它依旧不知疲倦地喷薄着第五季的迷幻。它的创造力过分奢侈,有关魔幻主义的一切氤氲绕缭,裹紧了闪电、空气和小麦,塑造出清晨另一个我,或深夜为爱低吟的少年。而烈火与热血的绿茵场,因为加林查,因为贝利,因为济科,因为马拉多拉,因为大小罗纳尔多,因为梅西……天才的泛滥令理想刺眼,艺术的海市蜃楼终

是为开栏

,我们依稀听见大力神杯的交响曲在里约消瘦的反对声中隐隐轰鸣。不用怀疑,仇恨的船帆将在海风的逻辑里自然倾斜,国王的万花筒将随着内马尔的第一脚触球云淡风轻。我的希冀无需翅膀,在巴西(拉美),笨重的河马亦可自在飞翔。致精的足球是一幅纯美的画卷,在它面前,妙到毫巅的辞藻与泥土一般空洞,我记录的不过是后悔。看吧,看吧!28年匆匆光阴,我们终于又等来一次拉美的世界杯,请以你固有的名义,带给我们一个崭新的足球创世纪,让脚下的绿茵和眼前逐渐消失的蓝天,煽情地融为一体。 是为开栏语。

  评论这张
 
阅读(10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