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桑巴风声之7:英格兰,我用整个夏天同你告别  

2014-06-25 09:36:00|  分类: 体育,世界杯,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赋,早已不再是停云落寞的身影:它们深深刻地印在某个陈旧的象征背面,年纪愈长,愈见清晰。 被克制杀害的时间帮助斯图亚特王朝度过了突如其来的危机,但1966年的手已不再回来。英国文学给全人类润物无声的滋养,显然让英格兰足球为数不多的欢乐羞愧,右脑令右脚望尘莫及。 当沦落的哨声再一次响起,杰拉德深深埋下了羞愧的头颅,他是否应该怀揣着端正的解释学,去认真看待过往八个结满了蔓越莓和红球鞋的丰硕秋季?当浓雾渐渐散去,人近中年的鲁尼是否会轻易发现在德国那个少不更事的自己?是否还能准确听见四年前斯洛文尼亚门柱发出的焦虑颤音?(尽管再度响起)当长久以来追逐的梦想又一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跌落裹夹着彼岸花和匕首的阴影,当一望无尽的道路已满布荆棘,这位曾经用十七岁的右脚点燃海水的魔术师,还残留多少青春热血,去点亮大不列颠不断忘却的光阴?我们怀念这些年热爱无边的细节,不舍昼夜的风景,我们也经历了他太多的故事,经历了他稀薄的头发和疲倦的目光。可是在今晚,他那苍白的唯一的收获太过短促,在今晚,一

 

听见的乐声虽好,但若听不见

夜西风鸣。 苏亚雷斯高高举起在利物浦百炼成钢的屠刀,毫不留情地格杀了朋友、拥趸以及习惯的生活,负重的牙齿如释重负,离迷的脚步扑朔迷离。大西洋心急如焚的风在欢笑,也在痛哭,镜子里倍增的黑影则惊动了韵脚的温润如玉。他虽迟到了九十分钟,但一切理想,理想的构图和理想的红砖,都尚未抽象,都还来得及。 我需要用整个夏天来同你告别,我的英格兰,我的悲伤和我的诗意。艾米丽·勃朗特唯一的30岁的微笑,是告别最好的布景、定焦和画外音——这声音无疑在鲁尼的眉间,也在霍奇森的心里。 2014-6-20上午 却更美;所以,吹吧,柔情的风笛;

不是奏给耳朵听,而是更甜,

它给灵魂奏出无声的乐曲。

夜西风鸣。 苏亚雷斯高高举起在利物浦百炼成钢的屠刀,毫不留情地格杀了朋友、拥趸以及习惯的生活,负重的牙齿如释重负,离迷的脚步扑朔迷离。大西洋心急如焚的风在欢笑,也在痛哭,镜子里倍增的黑影则惊动了韵脚的温润如玉。他虽迟到了九十分钟,但一切理想,理想的构图和理想的红砖,都尚未抽象,都还来得及。 我需要用整个夏天来同你告别,我的英格兰,我的悲伤和我的诗意。艾米丽·勃朗特唯一的30岁的微笑,是告别最好的布景、定焦和画外音——这声音无疑在鲁尼的眉间,也在霍奇森的心里。 2014-6-20上午                      ——约翰·济慈

赋,早已不再是停云落寞的身影:它们深深刻地印在某个陈旧的象征背面,年纪愈长,愈见清晰。 被克制杀害的时间帮助斯图亚特王朝度过了突如其来的危机,但1966年的手已不再回来。英国文学给全人类润物无声的滋养,显然让英格兰足球为数不多的欢乐羞愧,右脑令右脚望尘莫及。 当沦落的哨声再一次响起,杰拉德深深埋下了羞愧的头颅,他是否应该怀揣着端正的解释学,去认真看待过往八个结满了蔓越莓和红球鞋的丰硕秋季?当浓雾渐渐散去,人近中年的鲁尼是否会轻易发现在德国那个少不更事的自己?是否还能准确听见四年前斯洛文尼亚门柱发出的焦虑颤音?(尽管再度响起)当长久以来追逐的梦想又一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跌落裹夹着彼岸花和匕首的阴影,当一望无尽的道路已满布荆棘,这位曾经用十七岁的右脚点燃海水的魔术师,还残留多少青春热血,去点亮大不列颠不断忘却的光阴?我们怀念这些年热爱无边的细节,不舍昼夜的风景,我们也经历了他太多的故事,经历了他稀薄的头发和疲倦的目光。可是在今晚,他那苍白的唯一的收获太过短促,在今晚,一今晚,在等待比赛的时间里,我独自享受着雨声和济慈诗歌(查良铮译)带来的快乐,这如叨叨絮语般双关的美,让我无法不去感激它恰如其分的光临。每次,这熟悉的脚步和亲切的话题,总能够递给我一些肃穆纯洁恰似柳丝拂面的抒情。我开始重新想起多年以前,那些夏日之夜,没有夜莺的晚枝忽然飘下夜莺悠扬的安魂曲——正如同今夜无别。那时也不仅有文学,那时也有足球,只是踢球者不是梅西,是马拉多纳,也不是鲁尼,是莱因克尔。夜莺的歌声和足球的神秘和激情,交织成了我22岁消瘦干净的记忆。

从那以后,我在莎翁的悲剧里迎接过无数个面目不详的夏天,也在阿加莎的传奇中送走了好几届环肥燕瘦的世界杯,但是关于青春,关于“震撼人心的至善至美”,伴随着岁月温婉细琐的脚步,伴随着不知名的少女低头反复吟哦“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伴随着肥胖的加斯科因被酒精过早荒废的天赋,早已不再是停云落寞的身影:它们深深刻地印在某个陈旧的象征背面,年纪愈长,愈见清晰。

被克制杀害的时间帮助斯图亚特王朝度过了突如其来的危机,但1966年的手已不再回来。英国文学给全人类润物无声的滋养,显然让英格兰足球为数不多的欢乐羞愧,右脑令右脚望尘莫及。

当沦落的哨声再一次响起,杰拉德深深埋下了羞愧的头颅,他是否应该怀揣着端正的解释学,去认真看待过往八个结满了蔓越莓和红球鞋的丰硕秋季?当浓雾渐渐散去,人近中年的鲁尼是否会轻易发现在德国那个少不更事的自己?是否还能准确听见四年前斯洛文尼亚门柱发出的焦虑颤音?(尽管再度响起)当长久以来追逐的梦想又一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跌落裹夹着彼岸花和匕首的阴影,当一望无尽的道路已满布荆棘,这位曾经用十七岁的右脚点燃海水的魔术师,还残留多少青春热血,去点亮大不列颠不断忘却的光阴?我们怀念这些年热爱无边的细节,不舍昼夜的风景,我们也经历了他太多的故事,经历了他稀薄的头发和疲倦的目光。可是在今晚,他那苍白的唯一的收获太过短促,在今晚,一夜西风鸣。

夜西风鸣。 苏亚雷斯高高举起在利物浦百炼成钢的屠刀,毫不留情地格杀了朋友、拥趸以及习惯的生活,负重的牙齿如释重负,离迷的脚步扑朔迷离。大西洋心急如焚的风在欢笑,也在痛哭,镜子里倍增的黑影则惊动了韵脚的温润如玉。他虽迟到了九十分钟,但一切理想,理想的构图和理想的红砖,都尚未抽象,都还来得及。 我需要用整个夏天来同你告别,我的英格兰,我的悲伤和我的诗意。艾米丽·勃朗特唯一的30岁的微笑,是告别最好的布景、定焦和画外音——这声音无疑在鲁尼的眉间,也在霍奇森的心里。 2014-6-20上午

苏亚雷斯高高举起在利物浦百炼成钢的屠刀,毫不留情地格杀了朋友、拥趸以及习惯的生活,负重的牙齿如释重负,离迷的脚步扑朔迷离。大西洋心急如焚的风在欢笑,也在痛哭,镜子里倍增的黑影则惊动了韵脚的温润如玉。他虽迟到了九十分钟,但一切理想,理想的构图和理想的红砖,都尚未抽象,都还来得及。

赋,早已不再是停云落寞的身影:它们深深刻地印在某个陈旧的象征背面,年纪愈长,愈见清晰。 被克制杀害的时间帮助斯图亚特王朝度过了突如其来的危机,但1966年的手已不再回来。英国文学给全人类润物无声的滋养,显然让英格兰足球为数不多的欢乐羞愧,右脑令右脚望尘莫及。 当沦落的哨声再一次响起,杰拉德深深埋下了羞愧的头颅,他是否应该怀揣着端正的解释学,去认真看待过往八个结满了蔓越莓和红球鞋的丰硕秋季?当浓雾渐渐散去,人近中年的鲁尼是否会轻易发现在德国那个少不更事的自己?是否还能准确听见四年前斯洛文尼亚门柱发出的焦虑颤音?(尽管再度响起)当长久以来追逐的梦想又一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跌落裹夹着彼岸花和匕首的阴影,当一望无尽的道路已满布荆棘,这位曾经用十七岁的右脚点燃海水的魔术师,还残留多少青春热血,去点亮大不列颠不断忘却的光阴?我们怀念这些年热爱无边的细节,不舍昼夜的风景,我们也经历了他太多的故事,经历了他稀薄的头发和疲倦的目光。可是在今晚,他那苍白的唯一的收获太过短促,在今晚,一我需要用整个夏天来同你告别,我的英格兰,我的悲伤和我的诗意。艾米丽·勃朗特唯一的30岁的微笑,是告别最好的布景、定焦和画外音——这声音无疑在鲁尼的眉间,也在霍奇森的心里。

听见的乐声虽好,但若听不见 却更美;所以,吹吧,柔情的风笛; 不是奏给耳朵听,而是更甜, 它给灵魂奏出无声的乐曲。 ——约翰·济慈 今晚,在等待比赛的时间里,我独自享受着雨声和济慈诗歌(查良铮译)带来的快乐,这如叨叨絮语般双关的美,让我无法不去感激它恰如其分的光临。每次,这熟悉的脚步和亲切的话题,总能够递给我一些肃穆纯洁恰似柳丝拂面的抒情。我开始重新想起多年以前,那些夏日之夜,没有夜莺的晚枝忽然飘下夜莺悠扬的安魂曲——正如同今夜无别。那时也不仅有文学,那时也有足球,只是踢球者不是梅西,是马拉多纳,也不是鲁尼,是莱因克尔。夜莺的歌声和足球的神秘和激情,交织成了我22岁消瘦干净的记忆。 从那以后,我在莎翁的悲剧里迎接过无数个面目不详的夏天,也在阿加莎的传奇中送走了好几届环肥燕瘦的世界杯,但是关于青春,关于“震撼人心的至善至美”,伴随着岁月温婉细琐的脚步,伴随着不知名的少女低头反复吟哦“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伴随着肥胖的加斯科因被酒精过早荒废的天2014-6-20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6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