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桑巴风声之10:另一种美熊熊燃烧  

2014-06-30 09:30:00|  分类: 体育,世界杯,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结束的比俄之战,马拉卡纳积重难返的湿热是检验英雄成色的炼火,这里注定不会绽放普希金或者里尔克诗中的鲜花,注定不会有诗人热爱的白衬衫和灯下纤细幽独的身影。寂寞考验着急迫,足球考验着滑铁卢英雄事迹的始末。卡佩罗诞生于20多年前醇美的生存哲学,经历了多少被期待和被诅咒,依然还在源源不断地传达着他那独特而出人意表的天机,考验着鲁本斯从荷马梦境中勾勒的直线与阴影。从米兰到罗马,从尤文图斯到英格兰,这些年他的安静、斑驳和深刻,他摆脱的阵型、战术和想象力,还有他带给敌手大脑深处趋于空白的战栗……所有这一切,我们有着些许的记忆,些许的遗忘,总的来说,是巍峨的高山和沉默的矿藏。但在今天,在另一片星空下崛起的少年面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颓然流逝,令过去静好的岁月,变得像树袋熊和月亮一样遥远。阿扎尔带领他的比利时队,于狂风中奏响了金属的音乐,声音高亢,力量崇高,心绪平静。他们没有天使的美,但另一种美熊熊燃烧——他们年华的酷热令人满意。终于,在一个偶然的瞬息,写下了一个理想的光荣和进步的阶梯。 在那一瞬息,我仿佛看见了赫本的微笑,也看见了麦格雷探长紧蹙的眉心。他带着百岁哲人般深沉的慈爱和悲悯,用通幽入微

刚刚结束的比俄之战,马拉卡纳积重难返的湿热是检验英雄成色的炼火,这里注定不会绽放普希金或者里尔克诗中的鲜花,注定不会有诗人热爱的白衬衫和灯下纤细幽独的身影。寂寞考验着急迫,足球考验着滑铁卢英雄事迹的始末。卡佩罗诞生于20多年前醇美的生存哲学,经历了多少被期待和被诅咒,依然还在源源不断地传达着他那独特而出人意表的天机,考验着鲁本斯从荷马梦境中勾勒的直线与阴影。从米兰到罗马,从尤文图斯到英格兰,这些年他的安静、斑驳和深刻,他摆脱的阵型、战术和想象力,还有他带给敌手大脑深处趋于空白的战栗……所有这一切,我们有着些许的记忆,些许的遗忘,总的来说,是巍峨的高山和沉默的矿藏。但在今天,在另一片星空下崛起的少年面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颓然流逝,令过去静好的岁月,变得像树袋熊和月亮一样遥远。阿扎尔带领他的比利时队,于狂风中奏响了金属的音乐,声音高亢,力量崇高,心绪平静。他们没有天使的美,但另一种美熊熊燃烧——他们年华的酷热令人满意。终于,在一个偶然的瞬息,写下了一个理想的光荣和进步的阶梯。 在那一瞬息,我仿佛看见了赫本的微笑,也看见了麦格雷探长紧蹙的眉心。他带着百岁哲人般深沉的慈爱和悲悯,用通幽入微
圣洁的青春,神色单纯,面容甜蜜,
清澈明亮的眼睛像流水无瑕,
她无忧无虑,如蓝天、飞鸟、鲜花,
将在万物之上倾注她的芬芳,
她的甜蜜的热情和她的歌唱。
                                 ——波德莱尔
上帝把最高的审美给了意大利法国,但他一定把最高的美给了比利时。
在英雄的眼中,在凡夫俗子的梦境里,应再没有什么形象能够比《罗马假日》中的奥黛丽·赫本更加神秘、稚弱和光彩照人。她绝世的美超越了那时与现在,东方与西方,超越了所有审美的预期和词汇的赞誉。她也成为我在偶遇春天的青鸟,偶遇掌握着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样精致的精神手术刀的西姆农之前,关于比利时,关于那个空气中永远流动着巧克力和虞美人香味的西欧国度至高无上的记忆,也是唯一的记忆。
坦率讲,除了希福、普雷德霍姆发黄的海报,威尔莫茨那记将酋崎正刚的信心和全日本的尊严打得呆若木鸡的倒钩,以及两位名叫姆蓬萨的黑人前锋等等这星星点点的碎片,比利时足球的遥远和不受注目,长久以来游离在生活边缘的模糊影像和等待拆封的红色迷宫中。直到阿扎尔的横空出世,像一枝箭,带着简练的翎音,穿越百年的寂静,带走了几声蛙鸣蝉叫,留下的是整个丰硕富饶的秋天。
刚刚结束的比俄之战,马拉卡纳积重难返的湿热是检验英雄成色的炼火,这里注定不会绽放普希金或者里尔克诗中的鲜花,注定不会有诗人热爱的白衬衫和灯下纤细幽独的身影。寂寞考验着急迫,足球考验着滑铁卢英雄事迹的始末。卡佩罗诞生于20多年前醇美的生存哲学,经历了多少被期待和被诅咒,依然还在源源不断地传达着他那独特而出人意表的天机,考验着鲁本斯从荷马梦境中勾勒的直线与阴影。从米兰到罗马,从尤文图斯到英格兰,这些年他的安静、斑驳和深刻,他摆脱的阵型、战术和想象力,还有他带给敌手大脑深处趋于空白的战栗……所有这一切,我们有着些许的记忆,些许的遗忘,总的来说,是巍峨的高山和沉默的矿藏。但在今天,在另一片星空下崛起的少年面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颓然流逝,令过去静好的岁月,变得像树袋熊和月亮一样遥远。阿扎尔带领他的比利时队,于狂风中奏响了金属的音乐,声音高亢,力量崇高,心绪平静。他们没有天使的美,但另一种美熊熊燃烧——他们年华的酷热令人满意。终于,在一个偶然的瞬息,写下了一个理想的光荣和进步的阶梯。
在那一瞬息,我仿佛看见了赫本的微笑,也看见了麦格雷探长紧蹙的眉心。他带着百岁哲人般深沉的慈爱和悲悯,用通幽入微的洞察力,对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俄狄浦斯悲剧,做了一回理论联系实际的推论和精神分析。虽然过程繁琐沉闷,脚步复杂朦胧,心理敏感脆弱,线索若有若无,但结局并无悬念,一切如预设般井然有序,并夹带着诗学和解剖学,诠释了一个更深的真理。
晚霞如同金色的薄雾,照亮了比利时人胜利之后志得意满的表情,以及威尔莫茨助手手中厚厚的笔记。假如欧洲红魔的决心初衷不改,假如卢卡库梦中的线性代数得以顺利解开,他们能够演出一切的魔术,创造一切的奇迹——这也让我想到了布鲁塞尔某个关乎欧洲乃至世界命运的机构所发出的声音:生活的经济学还远未统一。
圣洁的青春,神色单纯,面容甜蜜, 清澈明亮的眼睛像流水无瑕, 她无忧无虑,如蓝天、飞鸟、鲜花, 将在万物之上倾注她的芬芳, 她的甜蜜的热情和她的歌唱。 ——波德莱尔 上帝把最高的审美给了意大利或法国,但他一定把最高的美给了比利时。 在英雄的眼中,在凡夫俗子的梦境里,应再没有什么形象能够比《罗马假日》中的奥黛丽·赫本更加神秘、稚弱和光彩照人。她绝世的美超越了那时与现在,东方与西方,超越了所有审美的预期和词汇的赞誉。她也成为我在偶遇春天的青鸟,偶遇掌握着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样精致的精神手术刀的西姆农之前,关于比利时,关于那个空气中永远流动着巧克力和虞美人香味的西欧国度至高无上的记忆,也是唯一的记忆。 坦率讲,除了希福、普雷德霍姆发黄的海报,威尔莫茨那记将酋崎正刚的信心和全日本的尊严打得呆若木鸡的倒钩,以及两位名叫姆蓬萨的黑人前锋等等这星星点点的碎片,比利时足球的遥远和不受注目,长久以来游离在生活边缘的模糊影像和等待拆封的红色迷宫中。直到阿扎尔的横空出世,像一枝箭,带着简练的翎音,穿越百年的寂静,带走了几声蛙鸣蝉叫,留下的是整个丰硕富饶的秋天。
2014年6月23日于马德里的清晨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