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家

 
 
 

日志

 
 
关于我
麦家  

麦家,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

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等。其中,《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解密》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风声》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07年度小说家奖。据麦家同名小说改编的谍战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反响极大。

网易考拉推荐

桑巴风声之17:玛雅文明的定数  

2014-07-09 09:31:00|  分类: 体育,麦家,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以肯定的是成千上万人的陆续来到, 他们经历了五个月的海上航程, 当时的海里还有许多美人鱼和怪物, 以及把罗盘搞得晕头转向的磁石。 ——博尔赫斯 我本不愿意相信定数,在我看来,光荣的头颅理应永远不会受到神秘语言的审判和诅咒,无数事实证明,一旦事件的深度骤然出现,怀疑精神的奥妙往往会令无法自圆其说的玄学慌张和羞怯。但墨西哥人用20载光阴,用连续六届世界杯十六强的事实的积习,诉说着他们与胜利之间薄如蝉翼的犹太式烦恼,诉说着一种冰凉的关系令人心碎。对此,我不得不抱定自身对待未知的态度,约束意志的分寸和进退,重新去看待玛雅故址的辉煌与零落,看待二十进制的缺陷和美。 无疑,墨西哥足球是一个别致的存在,如同这个国家的历史,从诞生之日起便有着不平凡的际遇和吊诡的变数。它一端衔接美国撕心裂肺的硬朗,一端吸允南美超然世外的灵秀,热情洋溢,独树一帜,卓尔不群。在那里,在高峻的山隘上,在湖心的城市里,足球可以与任何人设宴欢庆,无所忌讳,无所畏惧。热爱也无需雕琢装饰,理想也宽敞大方,唯独精妙绝伦的技巧,却有着粗制滥造的形容语。世界不曾因之变得更加明亮,也不会在微暗中蜷曲或者退缩。无论你如何看待,它就在那里,试验着宝剑的含混和玫瑰的吝啬。可以逾越,但不
可以肯定的是成千上万人的陆续来到,
可以肯定的是成千上万人的陆续来到, 他们经历了五个月的海上航程, 当时的海里还有许多美人鱼和怪物, 以及把罗盘搞得晕头转向的磁石。 ——博尔赫斯 我本不愿意相信定数,在我看来,光荣的头颅理应永远不会受到神秘语言的审判和诅咒,无数事实证明,一旦事件的深度骤然出现,怀疑精神的奥妙往往会令无法自圆其说的玄学慌张和羞怯。但墨西哥人用20载光阴,用连续六届世界杯十六强的事实的积习,诉说着他们与胜利之间薄如蝉翼的犹太式烦恼,诉说着一种冰凉的关系令人心碎。对此,我不得不抱定自身对待未知的态度,约束意志的分寸和进退,重新去看待玛雅故址的辉煌与零落,看待二十进制的缺陷和美。 无疑,墨西哥足球是一个别致的存在,如同这个国家的历史,从诞生之日起便有着不平凡的际遇和吊诡的变数。它一端衔接美国撕心裂肺的硬朗,一端吸允南美超然世外的灵秀,热情洋溢,独树一帜,卓尔不群。在那里,在高峻的山隘上,在湖心的城市里,足球可以与任何人设宴欢庆,无所忌讳,无所畏惧。热爱也无需雕琢装饰,理想也宽敞大方,唯独精妙绝伦的技巧,却有着粗制滥造的形容语。世界不曾因之变得更加明亮,也不会在微暗中蜷曲或者退缩。无论你如何看待,它就在那里,试验着宝剑的含混和玫瑰的吝啬。可以逾越,但不
他们经历了五个月的海上航程,
当时的海里还有许多美人鱼和怪物,
以及把罗盘搞得晕头转向的磁石。
能征服。 我恰巧在荷墨之战前夕,踏上了这片连空气都流动着热血和想象力的土地,感受到了睡梦中都有辣椒在敲打味蕾的神奇,感受到了足球超越生活趋于疯狂的意义。之前一切的假设和想象,一切的理解和费解都随之訇然洞开:十万人的宪法广场为心爱的比赛作出了十万次的数学推理,缭绕的狼烟和响亮的战火令一亿人同步呼吸。多斯桑托斯百万军中单枪匹马直取上将首级的射门炸响了百慕大深渊的奥秘,整座墨西哥城顷刻如宇宙爆炸般陷入了昂贵的震耳欲聋,一时间我竟然也忘记了对郁金香固执的偏爱,忘记了还有罗本激情颤栗的萦绕,随着惊涛拍岸的怒潮随波逐流,炽热也大音希声。太阳金字塔是否过于坚硬?月亮是否过于凄美?不重要了,词语的过滤更是无关要领。我们因为生活之重而攥紧的理智,当可“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六百年前阿兹特克关于神的祭祀,与此时此刻关于英雄的礼赞,共浮一大白。 正如玛雅文明突如其来的消逝,头戴草帽的巨人向着威济洛波特利摊开至福的双手,信心满满地迈向28年悄然归来的荣誉,潜伏在肋骨阴影中橙色的刺痛陡然掩至,没有预警,没有征兆,也没有丝毫艺术的瑕疵或占卜的污点,死亡就这么来了,惊人的迅速,惊人的准确,惊人的无能为力。带着地狱里寒风捎来的冷静,带着阿基米德小数点后十多位的精确,诗
——博尔赫斯

人斯内德写下了一个华丽的情节;带着戴维斯的运气,带着道德的歉意,猎手亨特拉尔射中了另一个古怪的情节。不过罗本的匕首欠下的不止一条人命,未来定然血债累累,命运惊人而离奇。 多年之后,我势必无法轻易去想起这场比赛所发生的一切,但墨西哥城脉搏的跳动,那喜极而泣的泪,那痛不欲生的泪,却交织在了我无法回避的神经末梢,时时伴随我的反应,伴随我的思考和推衍,留下无数清晰的片段和一声永不褪色的叹息。我忽然意识到,人类的记忆与客观真实并非坚固的十指相扣,感觉,唯有瞬息刺骨的感觉,才是博古通今的永恒——才能捕捉星瀚的秘密,留下玛雅文明永不磨灭的奇迹。 2014年6月30日夜
我本不愿意相信定数,在我看来,光荣的头颅理应永远不会受到神秘语言的审判和诅咒,无数事实证明,一旦事件的深度骤然出现,怀疑精神的奥妙往往会令无法自圆其说的玄学慌张和羞怯。但墨西哥人用20载光阴,用连续六届世界杯十六强的事实的积习,诉说着他们与胜利之间薄如蝉翼的犹太式烦恼,诉说着一种冰凉的关系令人心碎。对此,我不得不抱定自身对待未知的态度,约束意志的分寸和进退,重新去看待玛雅故址的辉煌与零落,看待二十进制的缺陷和美。

无疑,墨西哥足球是一个别致的存在,如同这个国家的历史,从诞生之日起便有着不平凡的际遇和吊诡的变数。它一端衔接美国撕心裂肺的硬朗,一端吸允南美超然世外的灵秀,热情洋溢,独树一帜,卓尔不群。在那里,在高峻的山隘上,在湖心的城市里,足球可以与任何人设宴欢庆,无所忌讳,无所畏惧。热爱也无需雕琢装饰,理想也宽敞大方,唯独精妙绝伦的技巧,却有着粗制滥造的形容语。世界不曾因之变得更加明亮,也不会在微暗中蜷曲或者退缩。无论你如何看待,它就在那里,试验着宝剑的含混和玫瑰的吝啬。可以逾越,但不能征服。

我恰巧在荷墨之战前夕,踏上了这片连空气都流动着热血和想象力的土地,感受到了睡梦中都有辣椒在敲打味蕾的神奇,感受到了足球超越生活趋于疯狂的意义。之前一切的假设和想象,一切的理解和费解都随之訇然洞开:十万人的宪法广场为心爱的比赛作出了十万次的数学推理,缭绕的狼烟和响亮的战火令一亿人同步呼吸。多斯桑托斯百万军中单枪匹马直取上将首级的射门炸响了百慕大深渊的奥秘,整座墨西哥城顷刻如宇宙爆炸般陷入了昂贵的震耳欲聋,一时间我竟然也忘记了对郁金香固执的偏爱,忘记了还有罗本激情颤栗的萦绕,随着惊涛拍岸的怒潮随波逐流,炽热也大音希声。太阳金字塔是否过于坚硬?月亮是否过于凄美?不重要了,词语的过滤更是无关要领。我们因为生活之重而攥紧的理智,当可“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六百年前阿兹特克关于神的祭祀,与此时此刻关于英雄的礼赞,共浮一大白。

可以肯定的是成千上万人的陆续来到, 他们经历了五个月的海上航程, 当时的海里还有许多美人鱼和怪物, 以及把罗盘搞得晕头转向的磁石。 ——博尔赫斯 我本不愿意相信定数,在我看来,光荣的头颅理应永远不会受到神秘语言的审判和诅咒,无数事实证明,一旦事件的深度骤然出现,怀疑精神的奥妙往往会令无法自圆其说的玄学慌张和羞怯。但墨西哥人用20载光阴,用连续六届世界杯十六强的事实的积习,诉说着他们与胜利之间薄如蝉翼的犹太式烦恼,诉说着一种冰凉的关系令人心碎。对此,我不得不抱定自身对待未知的态度,约束意志的分寸和进退,重新去看待玛雅故址的辉煌与零落,看待二十进制的缺陷和美。 无疑,墨西哥足球是一个别致的存在,如同这个国家的历史,从诞生之日起便有着不平凡的际遇和吊诡的变数。它一端衔接美国撕心裂肺的硬朗,一端吸允南美超然世外的灵秀,热情洋溢,独树一帜,卓尔不群。在那里,在高峻的山隘上,在湖心的城市里,足球可以与任何人设宴欢庆,无所忌讳,无所畏惧。热爱也无需雕琢装饰,理想也宽敞大方,唯独精妙绝伦的技巧,却有着粗制滥造的形容语。世界不曾因之变得更加明亮,也不会在微暗中蜷曲或者退缩。无论你如何看待,它就在那里,试验着宝剑的含混和玫瑰的吝啬。可以逾越,但不
正如玛雅文明突如其来的消逝,头戴草帽的巨人向着威济洛波特利摊开至福的双手,信心满满地迈向28年悄然归来的荣誉,潜伏在肋骨阴影中橙色的刺痛陡然掩至,没有预警,没有征兆,也没有丝毫艺术的瑕疵或占卜的污点,死亡就这么来了,惊人的迅速,惊人的准确,惊人的无能为力。带着地狱里寒风捎来的冷静,带着阿基米德小数点后十多位的精确,诗人斯内德写下了一个华丽的情节;带着戴维斯的运气,带着道德的歉意,猎手亨特拉尔射中了另一个古怪的情节。不过罗本的匕首欠下的不止一条人命,未来定然血债累累,命运惊人而离奇。

人斯内德写下了一个华丽的情节;带着戴维斯的运气,带着道德的歉意,猎手亨特拉尔射中了另一个古怪的情节。不过罗本的匕首欠下的不止一条人命,未来定然血债累累,命运惊人而离奇。 多年之后,我势必无法轻易去想起这场比赛所发生的一切,但墨西哥城脉搏的跳动,那喜极而泣的泪,那痛不欲生的泪,却交织在了我无法回避的神经末梢,时时伴随我的反应,伴随我的思考和推衍,留下无数清晰的片段和一声永不褪色的叹息。我忽然意识到,人类的记忆与客观真实并非坚固的十指相扣,感觉,唯有瞬息刺骨的感觉,才是博古通今的永恒——才能捕捉星瀚的秘密,留下玛雅文明永不磨灭的奇迹。 2014年6月30日夜
多年之后,我势必无法轻易去想起这场比赛所发生的一切,但墨西哥城脉搏的跳动,那喜极而泣的泪,那痛不欲生的泪,却交织在了我无法回避的神经末梢,时时伴随我的反应,伴随我的思考和推衍,留下无数清晰的片段和一声永不褪色的叹息。我忽然意识到,人类的记忆与客观真实并非坚固的十指相扣,感觉,唯有瞬息刺骨的感觉,才是博古通今的永恒——才能捕捉星瀚的秘密,留下玛雅文明永不磨灭的奇迹。

人斯内德写下了一个华丽的情节;带着戴维斯的运气,带着道德的歉意,猎手亨特拉尔射中了另一个古怪的情节。不过罗本的匕首欠下的不止一条人命,未来定然血债累累,命运惊人而离奇。 多年之后,我势必无法轻易去想起这场比赛所发生的一切,但墨西哥城脉搏的跳动,那喜极而泣的泪,那痛不欲生的泪,却交织在了我无法回避的神经末梢,时时伴随我的反应,伴随我的思考和推衍,留下无数清晰的片段和一声永不褪色的叹息。我忽然意识到,人类的记忆与客观真实并非坚固的十指相扣,感觉,唯有瞬息刺骨的感觉,才是博古通今的永恒——才能捕捉星瀚的秘密,留下玛雅文明永不磨灭的奇迹。 2014年6月30日夜
2014年6月30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9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